8月15日 星期三 阴转多云

台风这算是过去了吧。

之前还想着设个闹钟欺骗自己一下,结果根本叫不醒我,也是,以前在学校都是我的闹钟把楠皮叫醒再由楠皮叫醒我的。这么想想还有那么一点小怀念啊。

然后早饭是饺子,兄弟在线上吐槽我这都快午饭了。你管我,第一天第一顿就叫早饭。大不了午饭不吃。

得,还真的不吃了。

老爹买了鸡翅,可是上次花里胡哨的已经把面包糠用完了,这次只有面粉诶。不要考虑多余的,先盐渍了再说。

下午时分,空气中透着雨前独有的闷热,后面的公路上打桩机乐此不疲的敲着,比蝉鸣还来的有穿透力。有朝一日还是想再去龙宫玩玩,毕竟龙宫的山上是老爹带我去过的诸多钓点中唯一没有蚊子的神奇地方。

晚饭,嗯,蛋液也准备好了,面粉也有了,还是忍不住想搞事情啊,怎么说呢,面衣的口感是很好了 但是鸡肉内部还是需要再炸熟一点,话说猪排都能熟透的时间鸡肉还只是八分熟,是厚度的关系吗?还是说面衣和面包糠的差别导致。总之下次就有经验了,晚些时候去查查看炸鸡的“鳞片”是怎么做出来的。
AxpJYT.png
晚上走隧道,本来想着一路走到深甽去买面包糠,但是走到一半转念一想,直接去大里不就好了,何苦舍近求远呢。

在超市看到一个耳朵都不灵光的老爷爷在买鸡蛋,他拿一个零食包装袋当钱包,里面的钱加起来也才7块1,鸡蛋6块7。然后我脑海里闪过很多年以前,四年级时坐车遇到的那位口袋里只有一张很皱的一元和一个硬币还被售票员刁难的老人家。所幸今天遇到的这位过的没那么凄凉,老人家脸上还挂着微笑。很多不经意的感触也会促进人成长吧。大概。我反正也是不怎么喜欢喝心灵鸡汤的,所以我尽量不给别人灌。

晚上兄弟找我要几张自己拍的高达模型照片,说是要安利别人入坑。那我偶尔也要发扬一下传教士精神的。可悲的是前半生绝大多数人也就是感叹一下这个塑料小人好看,唉,我又能指望有几个钟子期呢。

题外话

老爹,如果你看到这条的话我希望明天你可以买点虾回来让我玩玩,面包糠我买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