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7日 星期五 晴

7点左右听到叫卖米糕的声音,然后应该是老妈去叫住了。

9点半被绕着全村叫卖的小贩的号子声吵醒,没人叫唤的话我有信心躺倒晚上九点半,反正就是不想起来,真想买个水枕,不枕,就拿来抱着睡觉。这么一想找个大点的塑料瓶装水抱着就好了……大概。

手机一晚上下来没电了,毕竟听音乐那么久是有点耗电的,奇怪,自动任务是什么时候被我取消掉的?不管怎么说,先充电,下楼找点什么吃。

我就说嘛,餐桌上果然放着米糕,早饭就它了。微波炉万岁,不过好像热过头了,烫到手指,早知道拿隔热手套了。

午餐接踵而至,也是一眼就看到的细米面,这个炒面特别香,毕竟容易炒干,结成锅巴以后才有进我胃的资格。老爹这回特地记得留了炒面用的肉丝,炒面时还埋怨我把之前没放肉的事爆料出去来着。

下午,天气良好,状态良好,手机电量……牙败啊!我这脑子,下楼时接上充电器却没开插线板,很无奈啊。条件允许我实在不想背个充电宝碍手碍脚,何况我的充电宝真的大到碍手碍脚。

从环山公路上最远能够一直看到大里村的位置,再远就被山挡住了,如果不是摩托车上拍照太危险我是很想拍的。经过姑丈公家的杨梅园时老爹提到今年杨梅大丰收,依稀记得去年来时大概是小年吧,反正我没有杨梅吃到饱的记忆。

老爹考科目一渐入佳境,对公路上的一切标志都越发敏感,我当时好像是看马路上所有的车都或多或少的违反了规则来着。这么一比对还是我走火入魔严重一点。

久违了,龙宫。过了堤坝一线,再往里就是信号全无,任你什么运营商什么套餐,通通移不动联不通电不信,什么?腾讯大王卡?钱没充够还是不行的啊朋友!

在烧烤营地前和老爹分道扬镳,真的放心我自己跑上去啊。上山前老爹把带来的小西瓜藏在桥底下拿水泡着,哦不,应该是冰镇,水好凉快的,还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拿草盖住,堆上石头,怎么看都更明显了吧。

提溜着冰红茶,哼着小曲就跑路了,来了那么多回我怎么着也算是老马识途了,远远的就能听到水声,与之相比,喋喋不休的蝉鸣反倒浅下去了。我记得所有人来走这边这条路的第一反应都是拍照,毕竟翡翠琉璃一样的水实在是太美了,至少从我的经历来看,包括我自己都不能免俗。

先一路走马观花到小放泄潭,恰好是汛期过后,水量充足,前面趟水过河的路段还花了我一点工夫来着,背着手机总不能肆无忌惮的往深水区和湿滑地带瞎晃悠。充电宝的充电效率让人头疼,始终保持着吊命的状态,胸包里露出来的充电线简直和脐带一样。

在石头上坐着的时候,偶然看到一截枯树枝随着水花舞蹈,仔细一看,不得了,直立起来的部分就有我小臂那么长的一条蛇,哦,夏天了吗?确实是蛇类出没的时节了,彼此相安无事的对视了一会,确认过眼神,圆头圆脑的,无毒蛇,可以调戏,只来得及拍张照,可惜我低个头的时间它就跑没影了,额,对视的时候没感觉,现在看不到了就开始害怕了,我现在看什么树枝树根都觉得是蛇。

预估了一下时间,赶路赶路,山顶的风光才无限好啊。

山间古栈道真的难走,石阶上都是青苔不说,好几个路段只有二十厘米宽,只能小心再小心,走岔了咱可就要见爷爷去了,旁边的崖壁可是落差二十米的,这等没信号的地方失个足还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在半坡的一块巨石上头小憩一会儿,伸手就能摸到溪水,冰冰凉,水花溅起,有着水晶一样的质感,但又像果冻一样多变,反正很美就是啦。躺在巨石上享受与世隔绝的寂静。

直到日头西移,好死不死的晒在我额头上,没办法,接着赶路。山路上边的树实在是没太大胆子去攀附,谁知道这棵树后面会不会有千足虫,来的路上看到少说也有二十条了,果然脚多和没脚的都很恐怖。看到这个路段的树根都和石阶长到了一起,虽然偶然能看到几个地方都是树根桥接的巨石,但是事实上就是树根把巨石劈开的吧!树根兄你这个叫伪善你知道吗?

拍照的时候充电接口掉了却没发现,然后就老感觉有个东西在啄我小腿肚,转身啥都没,糟糕,是心跳加速的感觉,充电线是黑白螺旋条纹的,有这么个东西的影子在身后晃悠,脑子里无数次联想到海蛇的身影。

路上看到一个蛛网,我觉得这位蜘蛛先生简直就是艺术家,三层洋房都让它织出来了,屋顶还是斗笠形,天才!

山顶的路格外难走,汛期过后趟水很不现实,我又不会游泳,会也没法游,早知道带防水袋了,山路到最后简直就是攀岩,扒着倾角大约60度的岩壁艰难前进,落脚点有不少都是青苔,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胆子这么大,我去,千万别往下面看。这时候随便有啥树根树枝的都是救命稻草,能拉着就别怕虫子。

到山顶了,不管来多少次,大放泄潭这般景色都是百看不厌,前方的瀑布一路倾泄,潭底的翡翠色深深沁入眼眸,脚踏在水流打磨光滑的石板上,只不过要注意不要滑倒,啊,满足满足。今个包场!山顶就我一个人喽,把整个身子都泡在水里,各种石块好似浑然天成的座椅躺椅,巨石间还有小石板,天然泳池设计,再一次恨自己不会游泳,否则就能去“翡翠”里头玩水了。

放飞自我,拍打水花,在空中交错成万千水珠,“玉屋!”真的和烟花一样,阳光的角度不太好,否则瀑布那边一道彩虹,我这边再一道,相得益彰。阳光照在脸上,但是这里一点都感觉不到热,清风徐来,水波不兴,emmm,瀑布的话水波还是兴一下好啦。何况真的热的话就泡水里呗。

玩到大概3点,乌云来了,嗯,挡住了刺眼的阳光我是很感谢啦,但是怎么看都觉得要下雨,干的就已经很难走了,下雨真的要出事的,溜了溜了。

上山容易下山难是真的一点也不错,我一个两足行走的灵长类愣是被逼成四足行走的爬行类,不把重心放低的话我可克服不了自己的临时恐高症。

好多水潭都要老爹带路我才找得到,自己一个人只认得一条路,看不到所有的水潭实在有点遗憾。不过没事啦。重新回到巨石滩的时候看见一条黑蛇向着下游逃去,在巨石上宛如陆地飞行,真的够了啊,就算我知道蛇其实更怕人,没有理由不会来咬我,但是还是很恐怖啊!天知道我经过的栈道上面的树杈上会不会挂着条活的树藤。

逃也似的跑回山脚,小放泄潭处稍加停留,之前光顾着拍蛇去了,现在补上这里的照片。

回到山脚,把之前冰镇的西瓜拿出来,满足满足,愉快愉快,西瓜是水做的是一点也没错,特别解渴。我在石滩上都吃完半个了,顺带一提这个是小号的瓜,不是我之前开天灵盖能吃三天的那种东西,总之吃完半个了才听到老爹叫我的声音,敢情这半个小时老爹你一直在我二十步以外的地方找我啊?
D:“我还以为这个西瓜被人偷去了”
……
老爹,吃西瓜吗?

今天鱼获尚可,其实多少都随意啦,我是来爬山吃瓜的。那今天就这样子吧,踏着晚霞回家。

晚饭,鸡米花!青椒炒肉!不对,不是青椒,这个是秋葵,不辣的肉片吃不爽啊,但夏天吃那么辣我会庐山瀑布汗吧,本来就是超容易出汗的体质,结论,可以洗澡前吃。

晚上,老妈非要拉着我去爬山,还说我老是不运动。哈哈哈!我今天可是运动到旋转,这个理由不通用啦。不去。

我记得昨天是不是说今天应该要去寺庙还愿?随意啦,要不我给方丈发个email?

今晚跑去三楼天台数星星。没星星就用starwalk2强制召唤。

题外话

声声蝉鸣空山林,
无靡靡之音。
阵阵溪语晓风清,
有粼粼之光。
……
最上川!

哈哈哈哈。

AvbxJA.png
Avbvid.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