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6日 星期四 晴转雷雨

今天早上起来时老爹打电话过来提醒我烧饭,磨磨蹭蹭下楼的时候老爹已经回来了。这件事情告诉我们凡事不要等待。

午饭,热了下昨晚剩的牛肉,emmm,的一半。其实本来可以吃红烧牛肉面的,我自己作死说想吃饭来着。在校最后的那段时间一直不愿意去食堂,除了点了三次黄焖鸡米饭,其他时间连白米饭都没吃上过几回,可以的话还是要先补充一下中餐能量。

下午原本是希望去龙宫的,不管老爹怎么劝,我肯定是要跑到大放泄潭去的,就算自己一个人也要去,我才不信老爹会放心让我自个跑进深山老林里,到时候就,嘿嘿,计划通。

然而——吃饭时,眼看着北边的乌云朝这边飘过来,雷声那叫一个响亮,声浪震的房子都在晃动一样。洗碗时,天降大雨于斯地也。下了好久好久,久到我清晰的认识到今天去不了龙宫了。

雨后的空气很凉爽,跑到三楼天台去,把行军床打开来,躺着看云层,云卷云舒的很有层次感,远远的看到东南放心的天空还是一片蓝,敢情就我脑袋上边有乌云,这么一想会不会龙宫那边也没雨,嗯,试探性的看了一下西南方向,我觉得可以死心了。那边是座高山,我看不到更后面的天空了啊。

自然风可比空调舒服多了,天空中的乌云不时变幻成一幅幅写意画,至于后面发生啥我是不记得了,总之就是在三楼睡着了,直到又一波雷声伴着小雨把我滋醒。

下楼拿根冰棍,老爹瘫在地铺上,家里可不是寝室的那种地铺,就是瓷砖上头一张凉席,直接接通地面凉意,这么一想大概老爹会瘫在地上大概就像是北方人冬天粘在地暖上是一样的道理吧。

晚饭,把土豆饼给炸了,家里没有保鲜膜了,直接拍容易黏住,没敢用力拍扁,所以炸出来的口感没有当初那么美好。有些遗憾。

晚上去云盛禅院逛了一下,庙前新建了天王殿,预感到明年正月初一又要多跑一个大殿上香。从禅院上看梯田别有风味。
AvbaVg.png
题外话

庙前发个宏愿,明天一定要去龙宫,成功了就回来还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