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3日 星期一 阴

早上起来,老爹据说是去宁海上驾校理论课了,可想而知多年不曾踏入学堂学习的老爹内心必然是崩溃的。

起来以后凭借野性直觉找到了早饭,事实上这份米糕就放在餐桌上,想不看见也难。拿微波炉加热一下,热气腾腾,和刚买的一样。

都已经吃着早饭了,老爹打来电话,详细讲述了早饭吃米糕,午饭吃盘面,晚饭把姑姑昨天带来的姜皮鸭炖了。

老爹挂断没过五分钟,老妈马上也打了过来,内容如出一辙,真不愧是夫妻俩,才发觉就算回到家也还是会被人秀恩爱。还无法反驳的那种。

接着老妈又打来两个电话,一个说太阳出来了叫我把被子晾出去,另一个说要下雨了叫我把晒着的都收进来。悠悠球式晾衣。

午饭听话的做了盘面,在家好啊,能吃到好多外面吃不到的东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杭州买不到家里的常见面食,大概对面条的新鲜程度有考量吧。

下午追番打扫玩高达,没人拦着我能一直循环下去,毕竟追番什么的换成考古番也是可以的,而且高达很帅啊,玩着不腻。

晚饭时老爹已经回来了,结果看到他把真空包装的姜皮鸭直接放进了微波炉,没有爆炸真的是万幸。现在想想都后怕,吃口鸭肉压压惊。

晚上老爹一个劲抱怨科目一的题目好多都是开车以后才接触到的,现在方向盘都没摸过怎么可能会做这些。抓狂的样子和我当初一样,亲爹,鉴定完毕。

题外话

没啥计划的假期过的虽然很爽,但是没啥值得回忆的大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