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31日 星期五 晴转雨转多云

今天绝对是我起的最早的一次,毕竟是要去看望老师,我还担心起不来,硬是设了三个闹钟,事实证明只要留个念想,往往就是我叫闹钟起床。

于是七点半醒过来,脑袋还是昏昏沉沉,闹钟拜托了,记得再叫我,如是耗到了第三个闹钟。嘛,我的准备总要用的到才不会辜负昨天的我的苦心啊。

因为还是不愿意坐车,说起来我这个体魄还是趁着返校前多做复健吧,所以还是要走隧道过去。突发奇想,体测一千米也就不去提它,这会先试试看我的体能还剩下多少,结果慢跑个200m(200m还是无限乐观的估计)就腿抽筋了,说起来脚踝那部分自打初中时玩滑板扭伤以后就经常会这样,在学校和吉皮打羽毛球时,这块地方也是最容易抽筋或者扭伤的。所以体测咋办呢?靠意志力驾驭肉体……吧。

在兄弟家等还没到的玲,结果她已经去往老师那里了,看着兄弟跑这跑那穿鞋穿袜的,我很是调皮的在电话里照着兄弟的原话复述了他的“出门前先打扮一下”。

老师依然是我记忆中的样子,不过我们这些当年的小不点现在已经比老师还高了,好在时间不一定是杀猪刀,还能是酒曲,酝酿酝酿师生情啊。

不同于我们几个上次的一下午大富翁,老师很关切的问了我们学业上的情况。然后话锋一转就聊到万恶的体重,还是要管住嘴啊。迎风长肉的体质怎么破?在线等,急。谈到食堂的时候,老师感触颇深,本想说着我们的食堂的时候,我默默表示我有617食堂。

午餐依然是去年那家土菜馆,说起来猪头肉这会也是三缺一,上次是正在打工的兄弟,这次是正在备考的晨,玲好歹还有妹妹要教导,到我就是妥妥的闲云野鹤了,跟着老爹上山下水的好不自在。

然后今天是世界第一公主殿下的生日,双重含义。拍张照片去调侃一下缺席的她。

饭桌上,提起一些昔日的同学,遗憾的是似乎初中以后彼此就断了联系,倒不是联系不上,就是不怎么联系了。总之就是那样,懂我意思吗?

看着外面的雨,我们出餐馆以后开始下大,到老师单位时最大,等走到兄弟家时已经停了,前后不过200m,这雨还真是调皮。

然后为了照顾玲的心情,等到她爸爸来接了以后,我和兄弟才跑去开黑的哦。不过写出来了貌似就没什么了(=_=)

那下午愉快的开黑,一路和兄弟不在意胜率的抓人控人,我状若癫狂的景象就不多加描述了。

兄弟开电瓶车送我回去时,这车的动静已经有种宣告没电的气息,明智的选择在隧道口就让他放我自己走就好,20分钟后,在隧道的另一头得到了兄弟发来的回程时电瓶车果然没电的消息。幸好没再往里开,否则在隧道正中间没电就真的很尴尬了。

晚饭,牛肉丝就着尖椒炒简直不要太好吃,这个炒法可以固定下来了。

晚上,说起来今天已经走过了不少路了,就不陪老妈散步了。

题外话

像个拖稿的作家一样,赶工写社会实践报告,正如英梨梨所说,作家拖延原稿是没有理由的。情不自禁的专门去发了条弹幕,感叹一句说得对。但其实没写完报告的我就像是此刻还在补作业的小学初中学生一样而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