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日 星期六 晴转雨

今天早上靠着高中时的日记本和动态,配合当时拍的照片,总算将没有文献资料可查的拉练计划补充完毕,至此,虚构但写的足够真实的暑期社会实践报告就算完成了,至少宁海这部分是这样的。仔细想来其实也就只能编到这个程度了吧,不好说是容易还是难呢,用上帝视角来写,每个角色的特点都被淡化,不过毕竟是马哲作业,写的社会主义一点准没错的。

家里养的一头猪昨天开始不吃不喝,打了针也不见好,老爹只能无奈的把它杀掉,猜测是因为前阵子的蟹壳伤到了肠胃内部,这种伤不是靠打针能治好的。才120斤重就这么宰了,说起来还没我重。老爹给猪褪毛时跟我提起,以前也有一只,养到200斤了都,也是不知怎么的不吃不喝,结果一声不响的就这么死了,最后是他亲自抬去葬了,不是屠宰而死的猪都不能卖,这是道义所在。我又想起小时候,买猪崽时有一只挣脱跑进了山里,老爹之后和奶奶叔叔等人找了好久也没找回来,那会还没搬新家。我也是从那会理解了每一只猪的非正常离去都会给家里带来较大经济损失,有点财迷的我往往会觉得有道坎。好在这次还来得及,老爹说可以卖到上湖工地那边,损失不大。说不定还是小赚。

午饭,老爸要去清洗一下,炒面就交给我来了。酱油只要分几次倒,就算是我这样不熟练的也能炒出色泽均匀的面条。味道还不错。

下午,逃避了那么久,一个暑假了,就算再怎么不愿意面对,也是要直视一下这个jsp课程设计了。我照着教程一步步配置环境,可是还是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明明在赵皮的电脑上可以正常运行的,到我这边就水土不服,能想到很多可能,路径配置,环境变量配置,数据库配置,IP地址配置 。各种配置,但我不理解,说到底还是不努力。说起来不努力还能追溯到留校那两周的好吃懒做乃至更早以前的好吃懒做。都不用等到老大就可以感慨徒伤悲了。我只求后来人不要学我。

晚饭时按照老爸的意思由我来做红烧鸡翅,鸡翅焯过水之后,先用油把两面稍微煎一下,然后倒水,不用太多,酱油着色,料酒和红醋适量,一勺糖。中火收汁即可。被夸奖了。

晚上继续尝试,最后还是败给了现实。我甚至连在群里向室友描述清楚是什么问题都做不到。开始怀疑自己。现在开始自欺欺人,就算课程设计挂科了,也是和课本身分开来,要重修也就是一年以后交完重修费再做一个课程设计。在逃避现实这一点上我似乎更加有天赋。

和室友多少讨论了一下,但我已经不记得以前都配置了些什么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重装电脑。像个对复杂的玩具无可奈何以后气急败坏的砸东西的小孩子一样。如果今天能够配置好的话,留个五天时间,希望可以来得及做那个搜索功能。若不能,那就自欺欺人吧。

题外话

是时候直面让我难以入眠的诸多记忆了。或许返校前能安心一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