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8日 星期三 晴

妖风天,今天为了表示我真的有在洗澡,终于是换了一件外套,然而除非是吃烧烤或者溅上污渍,我基本不会去洗那件毛茸茸的外套,都是搁着晒一下就是了。我可不希望进一趟洗衣机以后,我所有的衣服都变成毛茸茸了。

早饭买的奶黄包,今天这个妖风有多大呢,我买好时还是烫手又烫嘴的奶黄包,走到公交站牌的时候已经冷冰冰了。一口冰馒头一口冰豆奶,好端端的早饭硬是让我吃出了点心酸的味道。

早上继续打瞌睡,我昨天真的是11点就上床睡觉了,但是午夜热醒过来太多次了,早知道就该把被子撤一床掉。顺带一提我终于找到了我的快递,不知道怎么操作的,一个盖章把我的名字遮挡掉了,要不是我先看了下收件物品,推测了盒子大小,还不知道要筛选到什么时候。

赶在饭点前完成了武义县那个项目的第三稿修改,午饭蜀湘阁走起。

中午没忍住拿了太多菜,事实证明不会吃辣就不要尝试,为了压住那股子辣味,还多扒了一碗饭,这对体重控制可一点也没有帮助。

午睡可煎熬坏了,沙发被保洁阿姨打扫以后掀开了,说是晾干前不能坐了,没有沙发躺就只能蜷缩在工位上,虽然中午的时候刘驰开玩笑说,容易打瞌睡和单位的椅子太舒服有关系,但午睡时可就一点也不舒服了,话说我也就是平均升高啊,奈何趴着高处桌子一截,仰着高出椅子一截,怎么着都不舒服。到最后带着眼罩正襟危坐,宛如一座坐像。

醒过来时看到兄弟发来的照片,他的单位在34楼,之前大雾天时恰好让他拍了张照片,要不是雾气还没浓到盖住马路,我都要误以为这是在迪拜拍的了。

下午无所事事,1月份基本不会再承接新项目了,最后一旬光阴说白了就是做下收(mo)尾(yu)工作。而对于果汁姐和叶老师她们来说,收尾工作意味着整理模板,总结业务,更新培训文件。对我来说真的就只剩下摸鱼了。于是一个下午都过得毫无目标,本来还想着写写搁置许久的小说,可是架不住自己毫无灵感。才动笔就封笔。

晚上回去时犹豫再三,破天荒选择把电脑留在单位。稍微思考了一下,带回去也就是每天看看番,但是我现在反正也开了B站大会员了,追番直接用手机就是了,犯不着走其他旁门左道啊。

晚饭时才知道养闲府之前只是暂停营业一天,今天照旧送餐,希望能坚持久一点,否则最后一个礼拜我大概真的要靠方便面过日子。

Kevin时隔许久又来联系我,坦白说我现在不知道用什么立场来看待他,我可能还是没法做到坦然面对无间道。

题外话

不带电脑回来对下班后的娱乐没啥影响。问题是我忘记带充电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