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日 星期一 晴

之前不再继续写是因为察觉到了每年活动的重复性,这点算是相当打击我的。毕竟,虽然行为上我比较宅,但是我还是期望人生可以多姿多彩一点。考虑到实习算是人生的一个新阶段,时隔十个月重新开始写日记。

实习的地点是浙江臻善科技。说起来一开始来面试的时候也是万万没想到会这么快。之前听吉皮各种妖魔化面试难度,举得最多的例子就是阿里的四面、五面、六面,不禁让人猜想,最后这几面到底是打算讲些啥了,人生吗?那个东西一辈子都谈不完倒确实是真的。

由于之前一直比较懈怠,天天睡懒觉什么的确实是惬意,但是今天是万万不可了。6点半天都才蒙蒙亮,挣扎着脱离了被窝的束缚,还债的日子开始了,以前多睡的觉迟早得找补回去。

匆忙洗漱到出门已经是6点50,寝室里还能听到室友均匀的呼吸声,比我对闹铃还敏感的这三位考研的活宝多半还是被吵醒了,否则我听到的应该是轻微的鼾声。

久违了,包子铺,我恐怕有至少6个月的时间没有在这个点去专程买个包子,虽说和这阵子肉价上涨脱不了干系。

楠皮说的没错,包子已经不是当年的包子了,面皮再没有当年那筋道的口感了。

虽说邮件通知的报道时间是9点,但是从之前面试时收集到的情报来看,正式实习以后我也得遵守公司的上班时间安排,也即是每天八点半。为了以后能够合理的分配时间和重新调整作息,今天确实很有必要实地体验一下。

过马路时眼睁睁看着193从我眼前开走,也罢,正合我意,毕竟刚好错过公交也算是偶然性事件,把等公交的最长时间计算进上班车程才是最安全的时间安排。

然后再眼睁睁看着263M也从眼前擦过,实在是遗憾(我也是事后才知道这条路线可以直接通到公司后门食堂。)

在公交上有幸找到了空位,上班时间交通还是很宽裕的嘛。

颠簸了48分钟,坦白说我一直在闭目养神,真没觉得过了这么久了,再怎么说也是两集番剧的长度啊。

到公司时已经是8点07,不仅赶上了,甚至可以夸口时间还很充裕,算是为以后的雨天上班预留时间了。

入职手续很顺利,另外还有三个人来入职,不过都是不同部门,以后大概很少会有接触的机会了,就不多提。跳过很官方的签署保密协议,签署实习期间劳动合同的过程,直接说说参观公司的那段时间吧,令我映像最深的当属编程软件配色,白党和黑党泾渭分明。

我应聘的职位是售前技术支持工程师,真要说的话就是负责写各种文档的,从可行性报告到用户说明书一应俱全,视情况可能每种都要写到,楠皮以前说的程序员四大最讨厌在这里却是吃饭的家伙。

公司给我安排的导师是个很开朗的小姐姐,Lucky,因为名字谐音汇源的关系,同事都叫她果汁,我也顺势叫她果汁姐啦。

午饭按照惯例,是由导师带着一起去吃顿饭,我做梦都没有想到,在学校是吃张亮麻辣烫,在公司还是吃张亮麻辣烫,连锁店的强大可见一斑。不过吃饭时了解到果汁姐是素食主义者,好可惜,我会的料理里面基本都是肉食,在食物上找到共同话题看来是不现实了。

下午总算是把公司内网给搞定了,然后我要开始疯狂吐槽。修改IP地址的教程是那么的古老,估计是winxp时代的产物,然后是公司通讯软件,腾讯通这种QQ的前身,至今还能使用也是足够惊叹了,界面也是xp的风格,弥漫着文艺复兴的气息。微信它不香吗?再是那个版本控制软件,SVN,用惯了git的我实在无法接受这么丑的交互界面。虽然到最后还是得接受。从果汁姐无奈的态度来看,我绝对不是第一个吐槽的人。

说件小事,午休时睡到1点20了,虽然说公司规定的午休时间是到一点半为止,但是显然默认的时间是提前不少的,结果我初来乍到,而且没设闹钟,要不是果汁姐叫醒我,怕是能睡到下班。然后很自然的被上司扣了个上班睡觉的大帽子,虽说事后想来,龚哥(三部的部门主管,做我对面)应该本意是开个玩笑,嗯,只能说我太过谨小慎微了吧。

下午收到了果汁姐的学习大礼包,看着只有5个压缩包,解压出来可吓死个人,动辄5w字的文档扎堆出没自不去说,光是拖到底就要老半天的思维导图就已经让我感到害怕了。

安慰下自己,慢慢来,这么长的思维导图肯定也是得一步步去改写成文档的嘛。

下班前,部门群里讨论起工作日志的话题,实习生的工作日志是真的没啥花头可写啊,这几个学习大礼包看来得慢慢读了,这几天就指望着它们那长长的标题来充盈工作日志字数了。

实习第一天在果汁姐拍拍我肩膀,提醒的一句“记得签退”中潇洒落幕,作为社畜预备役,我得去体验下班晚高峰了。这个高峰期不出意外会一直持续到末班车。

我开始认真思考要不要换台轻便的电脑,毕竟在实习期结束前,我要做6个月的习武之人。一整个下午没吃饭还要背着这么重的电脑站着乘公交,到寝室时已经是饥肠辘辘,苦等路上点的外卖咖喱。

晚上再去MC服务器里玩耍,竟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透过屏幕感受游戏里的朋友的热情,多少算是一种心灵的慰藉,不过以后这样的时间肯定是要大幅度的缩小了。

久违的题外话

把电脑里存的文档整理归纳为了三个分类,“象牙塔”放大学生涯的课件和文章,“糖果屋”自然是留给灵光乍现的小说思路了,最后则是为实习生涯准备的“入世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