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7日 星期二 小雨转阴

昨天还感觉暖和的不行,今天早上又是一波猝不及防的降温,得亏我是习惯了看天气预报的。唯一担心的就是预报说今天会有雨,而我昨天忘记把伞带回来了,不过也没大关系,只要回来的时候有伞就好,出门时,寝室里,诶嘿嘿,又不是只有一把伞。

早上头昏脑涨,昨天为了完成学校党支部的幺蛾子,熬夜写个人小传。奈何在下人生太精彩,从幼儿园扛把子写到现在,那是洋洋洒洒啊。结果键盘敲起来轻轻松松几千字。但是架不住这玩意还得手抄啊!结果就是11点半才写完,勉勉强强压着11:59的时间洗完澡上床睡觉,而且昨天气温还是很高,所以一直在出汗,半夜醒过来好几次。

所以写标书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就少了10页内容,还好有ctrl+z,不过一早上的工作质量肯定是别提了。统统都得重来。不过幸好最近没有新的项目了,早上做的也只是校稿修编工作,把校对后的版本重新下载一下再改过就好了。

今天刘驰在了,昨天他答辩请假,再早的时候呢,他愧疚于自己请假,一直主动留个半小时才下班。还有就是,他买的13号的车票,也就是说他还要想办法请8天假,不容易啊。上班才1个半月,就已经请了一旬的假。

三楼食堂走起,之前我还没注意,只觉得三楼的这个自助午餐卖的菜都好贵,直到刘驰提醒我,这家店的名字叫“蜀湘阁”,All right,破案了,敢把四川和湖南拿来做店名的,不辣反而说不过去。

中午刷微博忘记午睡了。大事不妙。

下午开研讨会,我还没实际参与过任何项目建设,只是写标。所以在研讨的内容除了和数据库建设有关的,其他一概听不懂,然后还正好午睡没睡饱,昨天则是为了个人小传熬到十二点,啊啊啊,难受啊,咋办嘛。两眼一闭一睁,感觉回到了大学课堂。最尴尬的是这次会议是坐的长桌,结果我打瞌睡的样子被所有人一览无余。唉,丢人丢大了。

晚上把武义县的项目校对了一遍,坦白说错误好多,光是编制格式就不对。天晓得它居然是把编制格式藏在附件里,这不是坑人呢吗。

晚上看到了很漂亮的夕阳和火烧云,越来越怀疑这是个假冬天了,印象里,火烧云是属于夏天的吧?

我的快递说是说到了,但是真心难找,公司的快递架就是不管什么都往上一丢,也不做分类,反正我要在茫茫多的箱子里找到自己的实在是太难了,我知道我的包裹在这里,可是我找不出来。

耽误太多时间,不找了,先回去要紧。反正不是什么必需品。

晚上开始忧心晚饭问题了,养闲府关门回家过年了,麻辣烫也开始最后清仓了,附近好吃的店都相继拉起卷闸门,最后一个礼拜难不成我只能靠方便面了吗?

题外话

结果等了一天也没见着下雨。气温完全不像小寒。春节前的杭州怕是不会下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