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9日 星期四 阴

承接昨天的话题,谢天谢地还有还能蹭吉皮的充电器,但是也只能是勉勉强强,早上经过小晓包子铺的时候,发现这里也只剩卷闸门了,真就没东西可吃了。衣食住行,一到过年,学校这边的生命线都要被掐断了。

所以干脆也没吃早饭,不过路上同行的一位小哥手里的糯米饭团那是真的香啊,而且饭特别多,不知道是哪家店买的,我实在是被后街起起落落的物价吓怕了。

公交车上的空气一如既往的难闻,一车人抢着有限的空气,我在车上容易睡着不是没有道理的。

到单位了也没啥食欲,今天晚上是部门聚餐,仔细想想我很亏啊,对我这个偏食严重的实习生来说,聚餐下馆子,又贵又不好吃,于是就越想越纠结,但又不好直接驳上司面子。

唉,听老爹的开导好了,本来我不实习的话,就是单纯的赔钱货,实习以后,就当这是在学校里嘛,不仅能学到东西还有钱拿,这么一想,实习期间的一些开销好像也就没那么难以接受了。

回头读了一下自己以前写的小说,确实更像轻小说,偏偏我还写了堆古风桥段进去,这就更加显得不伦不类了,唉,到底还是阅历太浅,没啥才华。我可能还是多写写微小说比较好,把思绪压缩在短短的篇幅里,不至于因为长篇铺张而露出马脚。

玲难得主动找我私聊,不过问的都是客套话,不出意外是老师在旁边交代的。

中午照旧蜀湘阁,不过我比较想试试旁边那家牛肉面,真的是好不做作的一家店,实物和宣传画上的完全一致,看着就很有食欲。

刘驰拿了带鱼,居然真的有人活到20多岁还没吃过带鱼,看他把带鱼边上的刺都嚼了一遍再“呸呸呸”,看得我憋笑憋出内伤。稍等片刻,我想到高兴的事情。哈哈哈哈。

下午继续划水,真的是被动划水。我已经开始忧心今天的工作日志没东西可写了。所以为了能够写点东西,我特地去把果汁姐发的各种业务知识看了一遍。

结论,除了脑壳疼,没学到啥实质性的内容。

昨天买的眼药水到货了,20多年来第一次主动买眼药水,以前仗着自己没近视,可劲豪迈用眼,得亏成年以后晶状体发育完全,视力基本定型。所以为啥要买眼药水呢?因为上班时一直看着电脑真的很伤眼啊。虽说没近视,但是血丝算是在眼球上扎根了。而且我好菜,滴眼药水的时候会不自觉的闭眼,每次都滴在眼皮上。浪费,太浪费了。

然后认真的去搜了一下眼药水的滴法。soga,原来是要滴在结膜囊上,难怪我之前滴在眼球上都失败了,看网上的说法那样好像还挺危险的。

小米9的twrp发布出来了,马上去准备给小米9解锁,结果这次解锁要清空手机设置,等我先把相册和软件备份好。周末再来收拾它。

工作日志大言不惭的挂在了南平市那个项目下面,怎么了嘛,学习这个项目的主标编制难道不可以吗?

晚上公司聚餐,写完工作日志等着恰饭,美滋滋。

晚上聚餐的时间定在6点,地点选择在星光城的千岛丰登饭店,部门的同事们陆陆续续的赶到,我们这桌除了我和超哥全是女同事,一下子咱就成了饭桌上的主战力,而且因为我是在座年纪最小的,明明我自觉是个靠谱青年了,在聚餐的时候却被当成小孩子看待,不过一点也不亏就是了,艾玛,真香。

聚餐之前肯定要玩游戏,聚会游戏首先就想到谁是卧底,哈哈哈,部门的小姐姐都好菜,不太会玩,杀平民杀的不亦乐乎,卧底到最后还没弄清楚自己的身份,田雪姐和曾荣姐还可劲带节奏,果汁姐划水,秋姐总是莫名其妙被第一波集火,虽然游戏玩的很乱套,但是这一圈下来,嬉嬉笑笑的,开心也开心到了,每个人的名字我也都记住了,这才是聚会的意义所在吧。

晚班车谢天谢地,玩到8点半,将将赶着倒数第二班车,餐厅出门就是回去的车的始发站,不得不说很有戏剧性。

题外话

赵皮QQ貌似又被盗了。回寝室时波皮在玩美瞳。不带电脑回去的我,倒了寝室也没啥别的可做,不想打手游,也没有新番,就坐那刷微博,困了就睡觉,果然是要再刚一刚surface的触屏啊,我确信硬件没坏,架不住微软的shit市场,没测试过就把系统版本强制投放。实在不行,就去下载win8的镜像,下载速度慢点就慢点,好过没法玩触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