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日 星期三 晴转多云

这一站是浙江省宁波市宁海县,一个座落在宁波南端的小县城,宁海,顾名思义,取宁静的海之意,地处三门湾腹地,三面的山呈C字形把整个县城环绕了起来,每年夏天的台风对宁海人民来说不过是单纯的降雨和清爽的风。

早上九点四十,小组成员在宁海高铁站会合,宁海考察之旅就此展开。

按照之前制定的计划,出于天气考虑,小组的目的地设定在浙东第一尖……略微下面一点点的龙宫古村落,按照此行的东道主刘同学的说法,刘的父亲在此度过了他的青年时期,耳濡目染之下,刘对龙宫也有着别样的故乡情节。

乘坐城乡客运一路沿线直上,沿途可以看到大片的基建设施,如果不是前阵子的台风安比带走了大部分的尘土,天空的颜色还会再暗沉一些。

“这是最新建设的象西线。”刘指着旁边还在架设的桥桩略带自豪的提到。
“象西线桥头胡至深甽段,起点为桥头胡街道西吕村,终点为深甽镇岩头里村,按国标一级公路设计,设计时速80km/h,路线全长约21公里,总投资约26亿元。该项目将沿线丰富的温泉、森林、峡谷、溪流等旅游资源串联起来,形成一条独特的风景线,打造成为全国第一条真正意义上的风景线。”许同学在一旁娓娓道来。
至于许同学为什么这么了解,众人百度之后得到的答案和他口述的内容八九不离十。

此行的目的地龙宫就是之前提到的所谓“溪流”的代表。从环山公路上自窗外望去,山峦走势一目了然,山谷小镇村落星罗棋布,在一圈圈兜兜转转以后,十一点三十时分,龙宫在望。

刘的父亲已经在此等候多时,携带一早就准备好的钓竿,一行人跟随识途老马沿着龙宫古栈道拾级而上,闲云野鹤,自有一番风味。刚刚进入古村落,能够明显感到炎热的温度消散许多,入山的河道两岸是数株千年古樟,我们正好赶上了雨后的汛期,大坝开闸放水,沿途的山风水色让初来乍到的众人大饱眼福。

“一路往里走能够一直走到白溪水库”,刘的父亲随口提了一句,虽然那个距离对一行人的脚力来说很不现实。

“之前坐车再往上到马岙村的话说不能能看到野生的梅花鹿,沿途的浙东第一尖虽然也很漂亮,但是人工设施太多难免少了点自然的气息。”刘同学一路喋喋不休。

小组成员虽然对素未谋面的浙东第一尖无甚感觉,但是不得不承认古栈道浓郁的自然气息让人沉醉。野营营地前,刘的父亲与小组成员分道扬镳,小组一行人的目的地在更高的地方。

前往大放泄潭的路途比想象的要难走一些,沿途会经过小放泄潭等大小十余个冲击水潭,溪流从山间流下,因山石形成山涧亦或瀑布,潭中水色如碧玉翡翠,不得不说陈同学携带的单反相机派上了大用场。由于尚在工作日,沿途并没有遇到以往趁着周末蜂拥而来的登山客,登顶之时一行人得以独享山顶风光。这是自然的恩赐。

好在众人还没忘记来龙宫不止是来观光的,有惊无险的沿原路返回,刘父事先交代过他会垂钓到很晚,我们先行返回村子。

下午两点五十,为了应对胃的抗议,一行人在刘的舅公家中吃了一顿时间上略显出格的午餐。龙宫村多姓陈,有陈氏宗祠,赵笑言小组中的陈同学也是姓陈,和龙宫的大伙五百年前是一家。

食不言寝不语。

于是,饭后的行程定在了陈氏宗祠,,托刘的舅公的帮助,我们有幸找到了守了村子大半辈子的陈老先生为我们讲述龙宫村的故事——用方言。这时候作为东道主的刘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在翻译官的帮助下,小组成员眼前浮现的是龙宫村的浮动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