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0日 星期一 雨转多云

是谁把我的暑假偷走了?站出来,保证不打你。还回来就好。啊?我自己偷的?那……那没办法了。

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先看看新番有没有更新。昨天太放肆了,熬夜熬到一点多愣是把《一拳超人》看完了,怎么说呢,那个世界里的人类真的好顽强啊。

不吃早饭是最近的信条,老爹已经接受了现实,也不打算再准备什么注定会放凉的早饭了。

昨天的青蟹还剩一只,一晚上了还活的好好的,果然是白蟹那种级别不能匹敌的。当然了,任你生命力再顽强,被老爹对半切之后也该乖乖的了。

蟹黄蟹膏还是毛蟹的最好吃,青蟹的蟹黄蟹膏有股淡淡的苦味,是因为放了一晚上吗?话说桶里那个黑乎乎的莫不是螃蟹的排泄物?

再说说老爹养的那只鳖苗。不管算是老爹养的还是我养的,叫它鳖儿子和鳖孙子似乎都有种在骂自己的感觉。来找老爹钓鱼的钓友看见了都说这小东西长大了一圈。仔细想想每天被投喂和它一样长度的鱼,不长大对不起这饲料啊。

下午本来打算做七月半,但是奶奶先办了。我的手艺就等到晚点再去展现吧。

突然迷上了《贪无忧》这首歌,谱曲如何?甚好!歌者怎样?上善!填词可好?妙极!可是嗓子不好唱不出味道。说来这几天一直喝可乐,没在肝热水。

堂弟来叫我去拜太公时,第一声“哥哥”的声音和表弟一模一样,吓得我还以为刚才还在QQ上和我聊过天的表弟飞过来了。至少不明真相的老爹也问我是不是表弟来了。所以说变声期的孩子声线都差不多吗?

晚饭,炸鸡腿赛高。

晚上,还是想着要学会《贪无忧》。有歌友过来问我能不能教他唱歌,受宠若惊。可是音感好的话,听歌听个几遍不就会唱了?节奏什么的一起抖抖脚啊2333。

题外话

农历和公历生日为什么会错开的呢?这样要计算的话应当以哪个为基准?我想想,公历吧。毕竟农历基于月相,公历基于地球公转。那今天就不画蛇添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