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3日 星期五 雨转晴

昨天跑去隧道走了个来回,结果腰酸背痛,用老爹的话说就是“你这果然就是缺少锻炼啊。”

因此今天依然起的很晚,不得不说我的睡眠时间越来越偏向于延长,该说是嗜睡体质吗?嘛,吃了睡睡了吃的话,大概和猪猡一样,呸,我要做也是做那种和熊猫一样吃了睡睡了吃的生物。感觉这样的理想一点也称不上伟大啊。

老爹今天早早的要去钓鱼,看在雪菜虾仁面的份上我也就不计较了。要说活得像个啃老族的我其实才更应该是被计较的一方吧。

面条和虾都好吃啦,但是我拒绝绝大部分蔬菜的说。

老爹要去钓鱼的地方是黄溪口,不管他怎么劝说我都不愿意踏入那个养出了董那家伙的地方,即使那是个可以和龙宫媲美的山水仙境。

下午,结合了前半生对宁海的了解和网上查阅的资料,确认了场景的布置,想象自己像个正经的小说家一样在天马行空的画着大饼。明天再去宁海看望外公,顺便主动坐一下环城线公交来看看现在的宁海吧,似乎除了没有室友来,我本人确实是有在做着与暑期社会实践相似的内容,嘛,等我写完以后他们应该也会因为追求完美而实地考察自己的家乡的,毕竟整个寝室说起来还是我最不擅长应对学业。所以在像个正经作家一样写出东西之前我更加类似于一个擅长拖稿的不正经作家吗?嘛,本来也是啊,没什么好否认的。

晚饭,没有炒牛肉了吗?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今天就不去饭后散步了,不过其实本来也不怎么出去散步。

题外话

看小说是精神海洛因,完全刹不住,尤其是轻小说,画面感好足,还那么多,习惯了那种叙事方式以后根本停不下来。

果然还是应该抽空吸一口电子鸦片吗?

不知道以此结尾的日记会不会被屏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