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8号 星期三 晴

不知不觉立秋原来已经过了,不过气象学上还要到平均温度降到20摄氏度以下才叫秋季,不过对我来说只要还有西瓜吃夏天就不会结束。脑海里忽然响起来《summer time gone》的旋律,当时听这首歌还是在追死神小学生的时候,不知不觉被洗脑,仓木麻衣唱的还是非常好听的。

早饭喝粥,今天的肉应该是排骨肉,很薄很入口。我是完全没感觉到表妹有下来吃过饭,无声无息的吃完就上楼接着躲进空调间。

继三楼二楼被马蜂占领复而又被驱逐后,一楼也没逃过一劫,不过这次可以说是非常危险了,马蜂就聚集在一楼窗户里面,随时可以飞进来。嗯,在看了老爹反复开关窗把它们降维打击以后,我觉得这个非常危险的评定应该留给马蜂的处境。

午饭煎饺,我就是饿死,死外面,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吃小葱拌肉馅的煎饺!真香!不要误会,主要是表妹习惯吃小葱拌肉馅,而我又实在饿了,蹭饭也是蹭的很有不可抗力的,芹菜猪肉馅马上出锅。

最近回家以后看蟑螂,蜈蚣,千足虫,马蜂,羽蚁什么的次数实在是够多了,反倒是苍蝇蚊子啥的没怎么见过,也不知道是不是上面那些玩意儿等级太高了把下面那些小东西的生存空间都挤占了。

与其去想那些有的没的,我们吃货还是喝着绿豆汤来想着晚饭吃啥来的实际。

表妹马上要开学了,下午回宁海,高三党是辛苦啊,过来人的我深有体会。听说她英语作业还没写完,嗯,一支笔,一份作业,一个晚上,一次奇迹。又到了万家灯火的季节。

老爹去考科目一了。

送走了表妹,又回到吃吃喝喝睡睡的状态,不过本来也是这个状态,承认吧,我觉得肥宅也不坏,就是希望不要在前面加个死字来称呼就谢天谢地了。

晚饭前收到了老爹的捷报,科目一考了99,我当初也才98。服气的,这才是我爹。作为庆功宴的小菜,老爹带回了脆皮烤鸭,相比于那种七八十的酱烤,我还是比较喜欢这种肉多皮脆的,而且大包小包通通二十块,通通二十块!

饭后为了去中湖拿个快递,不得不出门散步,临走前老妈一直在那叫我多走几圈,巴不得我出门一趟就瘦个十几二十斤,虽然我也很希望能这样啦,但除了抽脂手术,否则正常情况下很难办到吧。

题外话

请,把体重秤拿远一点好吗?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