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9日 星期三 多云

最近几天的天气非常有意思,经常是五分钟前还是倾盆大雨,五分钟后便是阳光明媚,若是赶上夕阳西下的时刻,恰好组成“半边疏雨半斜阳”的入画意境。

好的,用简单的抒情体蒙混过关了早上的空白。不要早上,就是不要。

然后好歹还是知道假期快结束了,有好好的总结一下的,首先就是厨艺上的增长,其次就是体重上的增长,就眼前这个趋势来讲,回去时超过吉皮或成可能。天哪,只有这个我是真的希望不要。
ヽ(≧Д≦)ノ

午饭,我本来还纳闷之前一直切片的老爹怎么突然开始切丝做牛肉了,直到我看见他买来的牛肉本身就是切丝的状态。心情复杂。今天是尖椒牛肉丝,撒了我之前买的烧烤料理,什么椒盐胡椒孜然的通通都在一个瓶子里,这一放不得了,注入灵魂,太好吃了简直。只是这么简单的炒制就可以,美妙。

下午,看到舅舅留言说下次去钓鱼务必叫上他,猜测老舅遇到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需要纵情山水来调养身心。

轻小说终于追完了,但是不能掉以轻心,对,坚持住,不能去找新的了,献祭生命在看书啊简直。

晚饭是午饭的留白。

老爹特地烤洋芋,在我昨天提了发芽土豆的龙葵素只有高温或者酸性环境下才能破坏以后,老爹用了很多醋来做烤洋芋,那个,其实高温就好了。总之发芽土豆尽可能采取高温烹制吧,知道怎么处理龙葵素以后,就不至于把发芽土豆当成什么毒物看待了,说起来和吃菠萝要靠盐水来破坏生物胆碱是差不多的道理。

晚上,信了老妈的邪,一路穿过隧道去给老爹买双鞋,结果还没买到。来回就是六公里啊。经过兄弟家门口,看到他呈“才”字形摊在沙发上,好惬意,回去我也躺个字形出来。

没忍住,这个暑假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夜宵,给自己泡了碗面,就着烤洋芋,吃了个痛快,所谓六公里的暴走在此刻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题外话

“对不起,你的暑假余额不足,请及时充值。”
“对不起,你的暑假余额不足,请及时充值。”
“对不起,你的暑假余额不足,请及时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