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5日 星期三 晴

一日三餐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就不多说了。

晚上老爹来房间里聊了会,每天晚上老爹都有这个习惯,只是偶尔我锁门了也就当我已经睡了。谈到了驾校,现在我们俩都是等科二练车了,不过我觉得我会更加难受一些,我的那个驾校三天两头的有麻烦降临。然后就是问作业了,也没啥好隐瞒的,虽然大体上内容都写出来了,但是有四处bug,我怎么也看不懂,报错的东西也没参考价值,希求着回校那天能得到室友的帮助,这样子无能为力的我其实很惭愧吧。老爹就那么玩笑似的说我老是这样,现在才知道没时间了。是啊,从小到大老是这样。接着算起了这次离家以后再回来的时间。农历七月就当他过去了,之后八月九月十月十一腊月,腊月学校大概会留个尾巴给我们,方便回家过年,算算大概5个小月的时间都不会回来了。每每及此都会回头细数一下在家的时间,可悲的是算起来在家时间一直都远远不及在校时间,但小学初中高中都只剩下大致印象了,家不同,熟悉到我闭上眼睛,脑海里就能浮现出它的角角落落,所以这才是家。

下次回来的时候,家乡会越来越好。上回经过老屋时,差点被狗追,大概也是太久没闻气味,狗把我当成陌生人了。回到之前的话题,象西线已经到了最后阶段,道路基本建成了,等到沿途的路灯,标志安装好,年底是肯定可以通车了,那会儿出了高铁站,直接一路从宁海沿着新路坐车回来到家门口,应该就是这样。老爹则说着岙里也要开发,再想想寺庙的扩建,大年初一参拜的时候应该能看到崭新的佛堂。现在这个家算起来是八年前搬进来的,不算我懵懂时期的记忆,说不定现在我对新家的记忆已经多于搬家前的记忆了。一个人坐着的时候就特别喜欢想一些有的没的。见怪不怪。

家里的蚂蚁到处爬弄得人很烦躁,老爹今天下午拿着乙烷罐来了一通火烤,真怕他突然引燃窗帘,事后我拿着吸尘器打扫火烤蚂蚁的时候眼睁睁看着又有蚂蚁从地砖缝隙里爬出来,所以最后还是找出来灭蚁饵剂,只求这些小东西别再光顾了,不过肯定是妄想,三体里也写到过,虫子,从来就没有被真正战胜过。

早饭的粽子一直被我留到了晚上,结果晚饭没吃饭,明天会剩下不少冷饭了吧。

好久不见的Agent Chen今晚来问我关于社会实践调查的事,看来还是有和我一样没写好作业的朋友,不过我宁愿和他换一下,中文字的文章比英文字的代码好写多了,又开始妄想当初如果报了文科会不会有不一样的未来,嘛,骨子里的懒惰在的话,选什么路结果都差不多吧,小聪明不能当大智慧用啊。

题外话

头越来越疼了,我应该多喝热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