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9日 星期三 晴

局部地区雷暴,比如我的心情。

早上起来就没有一刻是安静的。楠皮之前一直怪我闹钟设七点把他吵醒,到头来每天都是我被他吵醒。我现在不用晨跑了,把闹钟设到七点半了,还把闹铃设成最舒缓的了,不是没试过直接振动,小米手环的振动他都要抱怨。得,我就当养了个活体闹钟了。

早饭,本来想着去吃个大饼,铺子没开。随意地换了个酱香饼。

早课web前端实验,才疏学浅,埋头找了一堆代码,有样学样,半天忙活下来一个都没有反应,我用js是为了写你们这堆静态网页的吗?

下课以后第一件事本该是乘着人还不多,奔赴听松的。不过要先去楼下为下午的JSP课占座,全专业98个人,却有3堂课分配的是只有97个座位的教室,又不能埋怨那些转专业进来的,毕竟我也是上一批转专业进来的,立场上不允许。虽然嘴上说不会帮楠皮和吉皮占座,但还是在第一排放了三个信物。

中午回西和,看了眼西和食堂,看了眼手表,时间那么多不吃麻辣烫反而吃食堂,这样子说不过去的啊。所以选择了说得过去的选项。

鉴于早上天猫配送就发了个正在派送的信息,我默默的在寝室待到一点。结果签收短信迟迟不来。
下午的课,楠皮和吉皮居然躲到了第三排,枉我一片好心。结果来了三个书都不带的家伙坐旁边。难受,原本第一排的学术氛围都被破坏了,这样子的第一排只会让我反感好吗。再说老师上课讲到有趣的地方我想皮一下旁边都是不熟的人,那种感觉也很痛苦啊。

晚饭如愿以偿的买到了烧饼,回寝室时还顺便签收了快递。这波操作就很舒服。

去教学区之前按例拍几张日落。心血来潮的从A区东面的上坡骑上去,结果自行车掉链子。
AqnBU1.jpg
AqnsC6.jpg
晚课又是看电影,A2-105的投影仪有自己的想法,投出来的颜色五花八门,一会黄儿,一会儿绿的,就是不肯好好放。越看越火大。

回到寝室前先是拍了几张夜景,路灯的效果很惊艳。骑车经过体育馆北面时,轻按刹车,恰到好处的刹车声激活了那边的声控灯,白色的灯光次第绽放。

到寝室时刚打开QQ,赵皮发的一张功能分析。回完以后被抱怨我回消息太晚。然后说想了很久,觉得还是不要一组了。无所谓,一个人做项目就一个人吧,熬几次夜就能赶上的工作量,最多抽时间喝几杯咖啡而已。

赵皮,你没发现我的日记里几乎没有你吗。那生活中,学习中,项目中,有没有你又有什么关系呢?

写web实验写到癫狂,不知不觉已经断网。断网不重要,重要的是一经错过了热水供应时间,硬是忍着洗了个冷水澡。

说到断网,请问哪里可以投诉。交钱的是我,断不断网却要听学校的吗?不对,不该这么说,不怪学校。交钱的是我,断不断网却要听那愤青陈**吗?

题外话

充满负能量的内容我一般是不想写出来的。但最近负面情绪的累积速度已经不是靠我自己自我开导就能平衡的了。
我的日记,我想写什么到底还是我说了算的。不喜欢的可以评论里反应,也可以私信。评论里反应的我屏蔽空间,私信里反应的我直接删好友。
眼!不!见!为!净!
就是这样,我爱你们,我的朋友。我恨你们,我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