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6日 星期四 晴

早上,在鸟语花香的梦中——不好意思,拿错剧本了,重来。

早上,在粥汤不断爆出的气泡声和粥米的香味中醒来。然而米放多了,糯米煮成了米糊,感觉带上一次性手套我就可以拿它做手揉年糕。因为盐不是一开始就放的,所以根本化不匀,不好吃还要硬咽下去,没有皮蛋帮助计数就是不方便,我原以为剩下的是一餐份的,现在想来放了以往两倍的米,难怪煮出这玩意儿。

早课的英语听力测验无力吐槽。试卷印刷质量就已经很让人难受了,测验过程自然无需赘述。课后特地给桑叶三赛看了一下群姐给的资料,桑叶三赛认真的说群姐真的是个很有魄力和远见的老师。听完感觉比夸我自己还开心。嘛,最敬重的两个老师,一个是教会我做人的道理的朱老师,另一个就是群姐了。

没有午餐,空前的懒。下午在寝室里枯坐了好久,居然一个人都没有回来。不禁怀疑是不是有啥补课。

好在最后还是回来了两个孩子。哦,还带了个小伙伴回来。不过看他们讨论的内容,应该没我什么事了。感觉和他们的父子关系出现了隔阂。

晚餐独自一人,抛下已经点了外卖的背叛者吉吉,前往世界的尽头去吃麻辣烫。是的,世界的尽头,床以外的地方,皆是他乡。

去快递店取回了新吊椅,楠皮居然妄言说我的吊椅和他们一样都是黑白的了。能一样吗?我的可是高贵的白底黑图,哪像他们那样,只是普通的黑底白图。

L:“谷歌什么都有啊!”
X:“人家有钱啊。”
L:“我也想有钱,可我感觉把自己卖了还要低于市场平均肉价。”
X:“你的肉又不好吃。”
L:“我这么皮至少应该很有嚼劲。”

有嚼劲还行,也算个闪光点。

晚上看到微信公众号上放出来的寝室投票。我们寝室的图被放错了。于是苦主大概跑去投诉了,觉得我们寝室的票是靠他们的照片得来的。

也不管是不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深吸一口气,接下来我要开始怼人了。

从打开617的大门的那一刻起,迎门地毯,九层鞋架,冷热水机,铺地凉席,悬空吊椅,镜面柜子,欧风墙纸,金边防尘,阳台花圃,铁艺挂钩,我从入住时便开始打造的寝室环境,结果一帮人临时贴个几张墙纸就想过来叫嚣?

题外话

不要试图挑战一个不务正业地把家政技能点满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