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8日 星期二 小雨转晴

管他下不下雨,日记肯定都是要写的,这点雷打不动。

早晨的空气和闹着玩一样,现在明明是夏天。我可以容忍你让我盖厚被,但你居然赶尽杀绝到要我把脚都缩进被子里。这天气过分了。

昨天才开始动工的时政述评PPT,吉皮就是塞了堆新闻进去,每页的口吻几乎都是开场白的调调,苦了埋头写演讲稿的我。废话,绝对不可能像之前那些人一样就是上去念新闻,617首席播音员是这样大材小用的吗?肯定不是。所以拼着来不及吃早饭也要写好。

话说居然真的连泡杯咖啡的工夫也不留。算了,反正昨天买了麻花,《重神机潘多拉》全剧唯一指定军粮,手动滑稽。这是部烂番,虽然场景作画有新海诚的级别,但偏偏人物作画也有……

骑车经过体育馆门口时,发现一群广场舞大妈在跳广场舞。广场舞势力已经渗透到这里了吗?

早课东哥,为何有种很多年没上东哥的课的感觉?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在学校的临战状态下,我难道要本学期第一次全身心的投入到东哥的课堂中去?太可怕了,不敢想象。忍着两节课没有link start,一大堆补码反码阶码,每个算法末尾还不忘加一句,这样的算法计算机很容易完成,它容不容易和我痛不痛苦是同步的啊!满屏的0和1,好烦啊,尖端科技方面能不能探索出一个可以用十进制来存储数据的介质啊。

不过我记得在哪看到过,一个种族使用何种进制,和他们的手指头数目是一样的。所以说生来只有两个手指头的种族大概在二进制上有得天独厚的优势。so,这是不是在说二指禅?

午饭西和食堂,没啥菜,干脆点了两盘一样的。

回教学楼时口渴,难得豪气一回去买个饮料,就给买出不愉快来了。收银员大妈扫都没扫我的饮料,直接把我前面的人买的东西的账目划在我的卡上,可问题是前面那人已经用支付宝付过一遍了,我过去拿出手机上的账单理论,她直接说不能退钱,要修改这个只能去学校卡务中心,态度奇差。已经是第二次了,之前那次是食堂大妈,不过人家态度很诚恳。莫名其妙多出来一笔谜之账目,虽然钱不多却祸害我的心情。你看看,太阳都又躲回乌云后面去了。

下午,因为同样的原因全神贯注听马哲。老师把我们组的PPT选择性遗忘了,非要下次她讲改革时再让我们讲。这个时政述评过了时间,是打算现场制造现代史吗?下课时说答题加分,可以主动举手。懂我意思吗?我要刷分了。
晚饭衢州烤饼,这饼有点瘾头啊。

晚课,前往教学区时随手拍了个日落,不过时间似乎掐算的不是很完美。

题外话

200话费被移动给套牢了,要明年4月生效,这是打算把我绑到大学毕业吗。算了,毕竟学校有线网络必须走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