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7日 星期三 晴

门外的温度已经到32℃了。那又怎么样。

三天没有洗澡了。不过反正不用出门。

醒来时寝室里就只剩下三个人了。如果我睡早一点大概会忘了赵皮的存在。

早饭是楠皮带的两根油条,好可怕,明明只是那么少的四条面粉,如果是面条只要两口的事,做成油条我居然会吃不完。

接着复习。我说的不是废话。在那边说自己有多累然后要求我们也理解,但却放任不合理的安排出现并且迟迟无法改变现状的你们说的才是废话。

荀夫子的顺序学说就是拿来指摘这种转移注意力的手段的。并不是说老师也忙,所以学生就活该忍受这种安排了。我学的不是文科,如果是齐先生或者文圣老爷,大概能讲清楚这个道理。

兽人永不为奴!在我的气势下战栗吧!不就是复习吗!

午饭麻辣烫,店老板因为一个鱿鱼圈都碎了的问题和供货商吵个不停,要是以前还会皱下眉,现在,打起来啊,打起来啊,今天看别人不爽我就特别爽。

混蛋!软件工程导论这个大纲算个毛线大纲!把目录页码去了就叫大纲了吗!怕不是全真派!

不复习啦,不发卷轴啦,我过不了就多拉几个人陪葬啊,哈哈哈哈,大家都去死吧!

吃鸡啊,放着大悲咒,喝着快乐水,超度我吧!

Freedom!

题外话

老师年轻过,学生也会老,好在所有人迟早都是要死的。来啊,相互理解啊!
(/≧▽≦/)

一起放声大笑!哈哈哈哈!


坚持不下去了。少了整整一周的时间,条目内容却多了一倍不止,三天72小时除了吃喝拉撒睡全部在抄卷轴,吉皮和楠皮都说这卷轴就是给初学者入入门的,回头看了确实如此,倒不如说是拓展的大纲或者缩水的总章。

完全记不住,脑子里都是一个个重叠起来的幻影,有数字,有文字,后脑勺始终充斥着酸胀的感觉,不管我带上耳塞还是带着耳机,就算声音开到最大,我还是能听到楠皮、赵皮和吉皮讨论题目的声音,我一个也听不懂。我还能记得他们计算综测的情景,一个个奖项,分数,奖学金数额,证书,活动参与,图书馆借书,天数,本数,我都听得见,但是为什么一直听得见啊!闭嘴啊你!我叫你闭嘴啊!别再说了!我受够了!我不想听啊!

就算是闭上眼睛也不放过我,我还能听到以前张思平怎么在课堂上骂我,看到潘爱娅课后当着全班的面把我留下来问我为什么上课睡觉,看到只敢跑回寝室躲在厕所里锤墙偷偷哭的我。我还能记得高一入学考第一次开学考考全班倒数第五,也记得那个学期期中杀到全校156名,期末重整旗鼓考到全校65名(前四十就是浙大预备役了),我还记得当时我说我进前百了以后董浩峰用轻蔑的口吻说的那句“就凭你”,我还记得之后我的成绩又一点点退回去,跌出前100,跌出前200,看着周围的人轻蔑的眼神越来越真实,越来越无能为力,眼睁睁看着那个男孩从悬崖边一步步走到深渊去。我还记得那时我还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然后高考掉出一本线,和晨整整差了100分。我还记得杭电的三位一体,我离分数线只差了0.5分,然后彻底错过一本的希望。我还记得我选了科院以后看着自己被专业调剂,然后心里却并没有任何轻松。我已经离曾经那个我太远了。然后我整个大一都很努力,我在赎罪,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赎罪,为谁赎罪,但不这么做就会有人逼着我,我感觉他就在我背后,拿枪指着我。所以我回来了,在原专业以第一的成绩回来我一开始选择的专业。所以是回来而不是过来。但我错了,现在的情况和初中升高中的那一刻一样。

抄卷轴是因为高二时写了生物卷轴,当时被前桌借走了复习,考完后她感谢我说卷轴很有用。我很开心。

小学我很厉害的,非常厉害,经常全校第一,一年级的时候老师让我当了个小组长,我当天中午就跑到姑姑家给妈妈打电话报喜,没过两个礼拜我又被提拔为副班长,但那时我却已经没有最初的喜悦了。虽然被玲在上头压了四年,不过我很感激这四年,吵吵闹闹也挺好,有回忆的内容。然后当班长,当大队长,可小升初里满分差了四分。那年我不是全校第一。初中也是班长,但中考时只是全校第二,我又不是第一。为什么永远不能在最关键的时候成功一次。

小学一年级和二年级,徐老师总喜欢说我不要太骄傲,老师的意思是希望我不要恃才傲物,但在同学眼里,骄傲就是绝对的贬义词,小学初中9年,我不敢当着众人的面炫耀我的成绩,因为一笑就是骄傲,谦虚就必须说我做的还不好,但我会对朋友炫耀,还是很欠揍的方式,想起来我也想打那时候的我一顿。但朱老师不会直接说我骄傲,她会教我怎么做,大到为人处世,小到一言一行,所以我认定了这辈子只有她一个启蒙老师。

我的QQ列表里只有140个好友,排除大学同学只剩下90个左右,看着备注却想不起来这个人的脸的我都给删了。自从初中以后我就不擅长记住别人了。但还记得的就不可能再忘记了。

不行,我根本睡不着,闭上眼就是数字和文字,偏偏看不清。复习又是犯困。后脑勺还是有酸胀的感觉。

对,我复习完了又在打王者荣耀,看YouTube,听歌,我在逃避,我不敢面对。懦夫。

错,我复习完了,我说的不是废话,你可以不认可,我也不希求任何人的认可,我有值得在乎的人!他们认可就够了!什么灵犀啊,亲情啊,友谊啊,我只有你们了啊,我的浮木。我从来都不会游泳啊。

滚开啊!我不要看到你!从我的梦里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