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8日 星期四 晴

虽然现在我的状态还不错,但是日记毕竟是从头开始写的。那今天的日记就来试着给最初黑白的世界着色吧。

早上起来的时候,一身热醒导致的虚汗和做噩梦导致的冷汗,昨天到起床只睡了6个小时,其实算起来这已经是连日以来最奢侈的时间了。

蹑手蹑脚的下床,很渴,咕咚咕咚喝了两大杯水,然后去浴室冲了个凉,转身就把那两杯水连带着胃酸一起呕出来。能清楚的感觉到身上有根弦,而且已经处在千钧一发的状态。

但我那会还是忍着不说,我觉得说出来也没大用,学习从来都是自己的事。

木然的看了一会儿的例题,哪怕记不住也要硬逼着自己看进去。徒劳的尝试过后背上书包,买两个包子,浑浑噩噩的去往考场。

计组的卷轴其实是条目完善了的。但是计算题我背不下来,一道也没做出来。好消息是我归纳整理出来的大纲和考试内容完全匹配,那看来我的努力还是帮到很多人了的。坏消息是作为归纳者本身的我折戟沉沙,不是什么虚张声势,试卷后面的计算题和填空题几乎都是一片空白,大概会让改卷老师误以为我忘记翻页,不出意外肯定是补考见了,但真心希望能有点意外什么的。

复习软工导论的时候看到Miller法则,人类的认知规律决定了人无法在同一时刻关注7+-2个知识块。但连日以来,大脑里被我强行塞了几个知识块这种事我现在已经记不起来了。

中午回到寝室,把包一扔仰面就倒了下去,浑身充满无力感,哪怕再多给我一天我就能把那些例题背下来了,那些东西明明我都已经定位到了。

午饭也没想吃。或许大哭一场或者砸点什么能让我好受的,但是理性和感性碰撞的结果只能是加重我的焦虑。

然后世界有了颜色。

昨晚在崩溃边缘写的东西虽然难免有哗众取宠之嫌,好在我的浮木们都在,鼓励安慰激将法都有,真好,还是有很多人关心我的。

不过最终是吉皮百忙之中写的那段话让我真正振作起来。是啊,没谁生来就应该是大佬的,但也没谁生来就不能是大佬的,天道酬勤!

所以我乐意分享我写的卷轴,嘲讽也好,轻视也罢,有人会因此得到一点帮助就足够了,那也不枉我紧绷了三天三夜的神经。

OK,铺垫的差不多了。现在清一下计组在大脑的内存,让我来放飞自我吧。

喵哈哈哈!软工考的就是全条目吧,它们都在卷轴上了,画图的东西就是平时的实验吧,真巧我最喜欢画图了。既然如此,软工导论考不好简直违背天道酬勤的基本定律。

晚饭既没有炸鸡吃也没有烤肉拌饭了,只能将就着靠黄焖鸡米饭,嘛,为了报答吉皮导师的开导之恩,我决定帮他扛起617头号饭桶的头衔,等会下楼再买个大饼吧。

晚上考试,下午的气温完全符合气象预报对它橙色高温预警的定位,哪怕是躲在阴凉地也是如同蒸桑拿。二话不说拿出了散热喷雾和滚珠清凉油,过量疗法走起,得亏旁边没人,否则看到一个在三伏天里冷的发抖的人多半是要吓到的。

考试时间设在下午六点,外面的天空已经飘起了彩霞,黄昏和黎明这种白天与黑夜交界的时刻,神魔鬼怪什么的最是活跃了,此时不请神更待何时?来,跟我一起念,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嗯,欢迎回来。

试卷对我来说终于简单了一回,它们认识我,我也认识它们的感觉真是再好不过了。

真希望下载了卷轴的那几位也能考好,要是能口头上感谢我几句我就更开心了,快,夸我,夸我啊(๑>؂<๑)

回去时袖间带风,耳畔蝉鸣,仰天明月,胸藏豪情。做一个贪生怕死之徒也是不错的选择吧。

回去接着写web卷轴,这次是怀着愉悦的心情。我要当学霸!

写到10点半,试探着问了一下。

L:“断网前方不方便小小的放纵一下?吃个鸡?”

捷报,我,生平第一次,在队友死光的情况下决战圈团灭敌方三人华丽吃鸡,掌声响起来,bgm放起来,功成身退,今天就这样吧,带着愉悦的心情进入梦乡。

Z、J、N:“开热点。”

我错了,我放出了恶魔,还一放就是三个,默默走到门外,听着屋内三个家伙发疯。如果我会抽烟的话这会儿大概就想着抽根烟冷静一下了。

题外话

今天就先到这吧,说来轻松,之后的安排一点也没有喘息的时间的。笑着面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