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4日 星期二 阴

天气凉爽,最舒服的体感温度。前提是穿衣指数要满足一定要求。

睡相太差的关系,早上又是因为踹被子被冻醒,之前总会做个噩梦,内容似乎都是冰天雪地的情况,如果是在夏天做这样的梦,我会毫不犹豫的把它归入美梦的。

早餐一如既往的健康,饼干咖啡配上麻薯,临走前吃上一片维C含片。

吃早餐时想起昨晚拿快递回来时看到的穿着小雨衣的小朋友,特别萌,会心一笑,虽然观感上,我看起来大概笑得有点狰狞。

东哥的课上肆无忌惮的拿出笔记本电脑修改赵皮起草的可行性报告。除了功能完善和语句润色以外,我能做的似乎不多,每每写到需要讨论时,总会忍不住转过去和赵皮说说,视站在面前的东哥于无物,就是这么自信,就是一堆计算规则罢了,一张卷轴的事情。歹势啦,海飞丝就是可以这么自信的。

团日活动的投票充斥着不诚实的味道。不愉快。但愿寝室文化节不要碰上氪金大佬。

午餐,西和,难吃。

下午马哲课,虽然我确实有把老师说的那些知识点全部划起来,记下来。不过我同时也在看小说啦。结果老师居然说我很认真。好惭愧。不过老师研究国外的哲学太多了,结果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反倒没我知道的多。嘛,老师修的是哲学,我参的是禅。有点超然物外啊。

晚餐,西和,难吃。我为什么一定要不信邪呢。

晚上柳二先生又逃课了。不过这次是因为他父亲的冠心病手术,嗯,理解,毕竟是大事。下次要勤看微信了 否则走到教室才知道课取消了还是很不好玩的。这次权当饭后散步了。

题外话

诚实和文明是我最欣赏的两项美德。站在这两项美德对立面的行为都是我唾弃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