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3日 星期一 雨

清明晴了这么久,谷雨时下了好大雨。

早上,先是切了块提拉米苏,就着咖啡。蛋糕的话,正好试试我新买的盘子。

然后煮了四个鸡蛋,在一番权衡之后,给了楠皮两个,毕竟这盒是他买的嘛。白煮蛋的话,正好试试我新买的酱油碟子。

窗外大雨声,让人想起昨晚触发了雷电黄色预警成就的雷声。不过没关系,我有雨靴我怕啥?

楠皮和吉皮已经先行出发,他们这些没有屯粮的孩子都喜欢这样,只能看着我吃完早饭后再去买早饭。不过这样一来我又只能一个人前往教学楼了。

河岸小路两旁的柳树和灌木构成了一道翠绿色的回廊,树冠的厚度和密度都恰到好处,甚至可以不打伞也淋不到多少雨,不过一阵风吹过,我已经为我的天真付出了代价。

数据库课好无聊。select语句目前还不算难,继续摸索,数据库的这堆操作还是有点怕的。

午餐前先行前往教室占座,其实本来意义不大,不过最近总有几个人要来抢前排,虽说和教室座位不太够有点关系。

听松食堂人多,回西和。回去时特别得瑟,仗着自己有雨靴,可劲朝水坑里踩,一点事也没有。然后,从小路出来时,踩到一块中间断裂的石板,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一刻,什么牛一牛二牛三定律已经毫无意义了,溅起的水花完全凭借想象力的翅膀,在我的牛仔裤上肆意的绽放。我以后再也不在下雨天走小路了。

西和的午餐除了凉了点,菜色倒也还算凑活,虽说这里似乎永远只有这几道菜。

下午的课,平平淡淡。值得一提的是,web课上老师讲到JAVA和JavaScript其实没多大关系时,后边不少同学发出惊叹,看来不是只有我一个人那么孤陋寡闻的。

web与行策交接的课间,在洗手间偶遇楠皮和赵皮。太奇怪了,最爱上厕所的吉皮居然不在这。

晚上,带着儿子们去吃麻辣烫。发现不少同班同学。不过有一桌当时只有几个象征意义的饮料瓶子,王宇超不提醒的话我是不可能知道的了。毕竟只有瓶子,连个盒子都没有。

羽毛球课,没带手机和饭卡。到场时,老师打的嗨起来了,直接让我们自由活动。在左右横跳时伤口再度撕裂。嘛,习惯就好。

回程时,吉皮的伞被人拿走了,各方面线索都表明是被故意拿走的。我在此对这种行为发表强烈谴责。请问可以帮我买下饮料了吗?

步数破两万,我真棒。

题外话

又恢复断网了。这次不知道是哪位正义的伙伴的杰作。我不管我就要抱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