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2日 星期四 晴

今天是真的心情舒畅,相较于昨日的多云,今天的阳光是多么的明媚,春风是多么的温暖。我坚持了三天还是忍不住解封了冬装,结果只穿了一天天气就回暖了……缘,妙不可言。

早上,在此之前还是要提一下的,昨晚睡前想起来要录英语的课文朗读,结果我在那读的时候楠皮大概以为我又在胡闹,一个劲的搞事,好好的课文朗读录的和对口相声一样,无奈只好今早等他们走了再录了。当然,在我早上想起来这事之前,我依然和以往一样磨磨蹭蹭的在床上赖着。所以惊觉还有正事后,下床时那声“卧槽”喊得如同咏叹调一样高亢。

早饭,很营养的鸡蛋面。手法已经相当娴熟了。

急匆匆的骑车前往英语教室,嗯,和以往一样。不过上学期的英语课几乎可以和萧敬腾演唱会媲美,基本过半时间都在下雨。

再次感谢今天是个大晴天。

桑叶老师为了暖场放了英文原版的《美女与野兽》,同楼层的留学生听到动静大方的走进来看,那中文说得贼六!
不能依赖Google翻译了,现在看见外文书籍就想着先拿手机拍一下,可仔细看过后发觉其实按我水平,只要翻译少许生词,全篇大意就能很轻易的理解了。一方面得益于论文格式本就是逻辑清晰,另一方面就要感谢群姐的教诲了。

下午没课,晚上没课,万岁。

晚饭点了外卖,好久没吃的脆皮鸡肉饭,毕竟是便当,味道和以前一样,而且分量是真的足啊。不过因为太久没点,加上之前下定决心不点外卖,于是卸载了“饿了么”的缘故,这次习惯性破戒下回来后以往的备注都没啦,于是我的饭盒里被掺进了万恶的辣白菜!我一个环保主义者怎么可以吃绿色蔬菜!

睡前,在问到有关清明节的诗句时,吉皮和赵皮认真的给我调皮捣蛋。于是我说出了一句足以载入日记的格言。

“像你们这样没有诗意的家伙,你们的人生就是黑白的。而像我这样有诗意的就不一样了,我的人生啊,是水墨的!”

不出意外的引来吉皮阵阵“皮死你算了”的欢呼。

题外话

虽然是无心时的段子,不过确实是不错的一句话,如果人生注定黑白的话,活得有诗意点,把它活成一幅写意的水墨画,何乐而不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