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8日 星期六 雪

难得今天起来眼罩还戴着。依稀能听到吉皮在打电话,戴着眼罩还以为天色尚早。其实已经9点了。

直到一句下雪了把我惊醒。真的!杭城初雪。

正好昨天家里把我的雪地靴和围巾也寄过来了,起来洗个热水澡,换上厚实的衣服,去把快递取来 ,换上雪地靴的我就是完全体了!就可以玩雪了!

下楼把积压的衣服洗了。难得选了个大物洗选项,冬衣有点厚在所难免嘛,才不是我积压太久的关系。反正我绝不会承认的。

雪密如坠,有玉碎声。打伞走在雪天里,没来由的就想起这句话。毕竟这么大的风雪可不是柳絮纷飞了,单是听这个落雪的声音,光力度就当得起碎玉一说。

地上还没有什么积雪,但是停在路边的车,车顶和挡风玻璃已经满是积雪了。

今天的空间是白色了。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在南方看见雪的兴奋。

回去看了下历史那些事,第七集讲乾隆皇帝搜集一堆古玩,前面第二集讲溥仪这败家的偷偷拿去卖掉,好大一盘棋。不过乾隆皇帝这品位实在不敢恭维,偏偏皇帝就是可以为所欲为,还有个和珅在旁边拍马屁,苦了那无数被乾隆御览以后被题字题到惨不忍睹的字画了。太糟心了。

晚饭,这么冷的天不去吃个麻辣烫可说不过去。看来大家想法都差不多,店里生意好到爆。等了好久才终于吃上。

回去时被吓到了,这雪太大了,吃个饭的时间,把我去时的脚印都给盖掉了。

题外话

今天是赵皮生日啊。居然没去吃韩金阁,不符合617一贯的传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