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7日 星期五 霰

今天是大雪,节气。好可惜,是天气就好了。

周五又是睡到九点,这样下去不行的。本来白天的时间就越来越短。

提着电脑去安卓课上,对着第一行代码敲代码。依旧是全然不理老师在讲啥。害怕,Android Studio实在太方便了,最多三个键就自动补全了,一点记忆的动机都没有啊。这样子考试的时候试卷可是纸质的不会自动补全啊。说起来每次就是这些代码题最能折腾我。

说在前头,我是敲完了前三章直接就跳到结尾那个天气项目了,我可没那么大本事一口气做完500页的内容。

午饭不吃了,下午有一个党支部大会,一切顺利的话就可以转为预备党员了。雨靴很笨重,后脚跟已经磨破了,脚还冻的僵硬,干脆直接去机房继续敲安卓代码。结果,2点左右因为带来的餐巾纸没有了,没法擤鼻涕,窒息的感觉很难受,不得不回去。

走回去的路上经过湖边的时候,看到鸭子还是自在遨游,真厉害,不怕冷。不过学校的鸭子怎么是这么小的个头,长不大的吗?

党支部大会,走个过场啊。惭愧的是别人自我介绍都一串头衔一堆事迹,我的履历显得好苍白。投票走个过场,都是通过。结果之后大半个小时都在填表格,可我表格早就填完了,整个过程就我干坐在那,更尴尬了。

回去的路上,感觉雨点已经越来越轻盈了,听到落在伞上的声音才发觉这是霰,俗称的雪粒子。再大点的话就好了,下雪吧。

回到寝室前,手机在开了门禁之后刚好没电关机,电池耗损很严重啊,8%就自动关机,之后打都打不开。好歹完成了最后的使命。

晚饭点了外卖,配菜虽然很足量,可是确实花椰菜。我挑食挑的很厉害啊。好讽刺,这家神户牛排饭最好吃的不是他们家的牛排饭,而是鸡腿饭。

直到晚上过了门禁楠皮都没回来我才意识到他回不来了,没有一点点防备,他就这么走了。回家也不打个招呼。真好啊,家离得近。但光是B支7那两个小时车程就够呛吧。舟车劳顿不是说说的。

题外话

感冒冲剂喝完了,感冒虽然没再恶化没见好转,难不成要去光顾下学校门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