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9日 星期天 雪霁

俗话说下雪不冷化雪冷,初中物理,就不多做解释了。事实上这话说的是一点也没错,深表赞同的我决定不出门了。实在要看雪也简单,这几天的空间都是白色的。

不得不说楼下那几个堆雪人的真的是人才,居然真的让他们堆出一个等人高的小猪佩奇,画风都一模一样,连比目鱼一样的眼睛都还原了。出去拍照时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拍照又没有相机,手机像素又低,天气这么冷,也就是靠着还没近视的视力看清,然后记在脑子里才能维持印象这样子。

中午本来都打算开小灶了,可是下雪天就有了一种过寒假的感觉,本来就够懒了,现在可以懒的高雅一点,我管这个叫慵懒。吉皮点了份咖喱饭,第一次点,先看看他试水。

咖喱饭真香,我也要点。然后就陷入了无比的焦急等待之中。老伯上楼送外卖的脚步声先后经过了两次,我都没有盼来那一声“刘”,啊,好饿啊,已经快一个小时了。

老伯第三次经过的时候终于送到了,还是热乎的,这天气还是热乎的。根本就是店家前不久才送到的吧!早知道还是老老实实下楼自己去拿好了。不过这个鸡排和土豆咖喱好香醇,口感也不错,就是米饭有点太软了,和稠粥一样,让我回忆起以前煮粥的时候贪多嚼不烂的惨痛回忆。

楠皮在下午两点左右回来了,居然没有拍沿途的雪景,绍兴那边也是大雪,毕竟没隔多少路。想来也是舟车劳顿外加审美疲劳了。

这么冷的天,唉,赵皮不在算弃权,投票以后617人民代表大会以三票压倒性优势通过,开空调。就是这么民主,我都觉得我们寝室的制度特别先进。

冷空气下沉,热空气上升,上铺暖和下铺冷,初中物理。这时候就该钻被窝啊。

咖喱饭好好吃,正好中午还有好几张券,再点一碗。

时间预判错误,想不到我中午所想在下午实现了,偏偏在我最不愿意下楼的时候叫我下去拿外卖,真是无巧不成书。

楠皮他居然和AC在楼下堆了这么猥琐的一个雪人,不描述了,粗鄙,太粗鄙了,随便哪位,找准位置把那个踹掉吧,说起来那个小猪佩奇好像反手就被踹掉了,明明挺好看的啊。说起来初中时我还因为雪人被踹引起过一些小风波来着,现在想想当时应该更加勇敢点的踹回去的。
EpSrjg.png
题外话

新雪梢头层层羽,奈何盏中无绿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