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6日 星期六 雨转阴

昨天晚上辗转反侧,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听着歌感觉自己就是夜晚的主宰。然后被动的失去意识 早上起来时,眼睛都没睁开,单纯靠着触觉的指引抓起旁边的耳机继续听,睁开眼睛那刻是为了找到手机关闹钟顺便看看电量。不错,听一晚上手机电量才跑了15%,比看小说节约用电多了。

尚且还算凉爽的早晨,617的电风扇停了,WIFI没了,灯打不开了,热水放不出来了,一切的一切都在昭示着一个再简单不过的事实,电费没了。所以为什么这个充电费的网页都挂了。真的不考虑找个人重新设计一下这个系统吗?我感觉光是我构思中的课程设计就比这个精致很多啊。

好在不管是充电宝还是小风扇,我的一些必要设备都是可以无线工作的。在充电宝没电之前慢慢耗着吧。

感谢吉皮赐予我们电费。以生日红包形式结清电费账目,一举两得。不过他的生日已经是昨天的事了,但617的传统是吃烧烤的那天才叫生日。

早饭煮鸡蛋,吃之前把鸡蛋放在眼睛上热敷,很舒服。冬天的时候拿个热鸡蛋在手心想来很惬意。

赵皮早早的去参加高数竞赛了,貌似就我对各类竞赛最迟钝,反正我是一个也没报。自暴自弃ing。

韩金阁是凉了吗?烤肉饭怎么都不卖了。总之等赵皮考完回来我们就出发,亲眼看过就知道了。

我收回我恶意的揣测,韩金阁的生意好着呢,还有按人头送的牛排,真香。吉皮拿了楠皮烤的肉片,我说了句“吉皮过生日你就不能让着点”,然后楠皮华丽的拿走了我烤了许久的肉排,“吉皮过生日你就不能让着我点”。冤有头债有主啊!凭什么抢我的,平日里怎么样我都忍了,居然在吃的问题上侵犯我的领土,气起来对着烤盘打个喷嚏,全部都变成我的。算了,想想都觉得很恶心,真这么做被放在烤架上的就是我了。

回去的路上四个人浑身当然不可能不带一丝烟火气。

下午放纵一番,全寝玩吃鸡,一局天命圈在狙击台上用烟雾弹和步枪无差别扫射干掉了最后一波对手,这局我们学会了团结。一局天命圈四打一巡山途中被最后一个对手一打四杀光,这局我们学会了团灭。这个游戏的大起大落莫过于此了。

不出所料地晕3D,关了电脑在床上一躺就到七点半,醒来时浑身是汗,不过头昏脑胀的情况已经没有了。出汗算是自愈手段吗?

所以今天是不是没吃晚饭?不过中午吃了那么多关系也不大了。

暴饮暴食的报应应该就是晚上拉肚子了吧。

题外话

其实我是很希望通过餐桌会议来缓解寝室若有若无的紧张氛围的,不过现在看来不论是成本和效果上都不如开黑来的实在。总之诸位,干杯吧。路还很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