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9日 星期一 阴

很遗憾今天不是晴天,但愿昨天晾出去的衣服能被晾干,否则就真的是弹尽粮绝了。

早上起来又是鸟语花香,别误会,我指的是耳机里的白噪音,小睡眠这款APP真的很好用啊。

早饭,把昨天的半袋饼干吃完。我也想不将就啊,但是最近几天学校气氛都比较紧张,这么明目张胆的开小灶有点不太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长跑目标刷完以后学校是休想再让我选择走去教学楼了。昨晚自行车居然忘记上锁了,感叹学校的风气还是很正义的,路不拾遗,不过主要还是我先“夜不闭户”。相信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多的。

早课,计组,东哥的课就是这么严谨,不管是JAVA,还是离散数学,还是计组,都是自成一体,有着固定的套路,要说给我的感觉吧,我总结了一下就一个字,“困”。想想包里的卷轴,好歹还不至于太悲观,天道酬勤。

午饭,下课就狂奔前往食堂,为了玉米,想不明白为了那么点菜,我就要跑过去的理由是什么。不过到了以后,那一刻,人类又想起了曾经一度被长队所支配的恐惧。我有点想念牛角包了。

下午,马哲课,我想这大概是少数几门在我悠哉游哉排完长队吃到午饭以后再回来依然可以轻松抢到前排的课了。前排宽敞到我可以躺着。

暑期社会实践,我有一个宏大的计划,我们寝室四个的家乡正好分布在一条高铁路线上,两周时间,从东到西横跨浙江,十四篇日记串起来随随便便都破万字了,我写的那么精彩凑一份报告还不是轻轻松松。什么?6~8人的小组限制?精兵简政懂不懂?同等的力量体积当然是越小越厉害,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下课,被赵皮说服去买鲜果捞,说实话,鲜果捞的性价比太低了,尝尝鲜就好。途经西蜜湖,湖里居然有三艘龙舟了!

到鲜果捞的店里之后,发现除了我和赵皮,店里全是女生,凭空升起很尴尬的感觉,就像两个大男人走进了化妆品店。

出门左转,注册一下一鸣的账号领个鲜奶券买它一杯免费酸奶,用楠皮的话说就是捋一捋资本主义羊毛。在食材店里找到了鲜肉,不过不提供剁馅服务,包饺子的计划无线延期了。

晚上,生理哲学课,至少我觉得是这样的一节课,柳二先生的父亲终于从病魔手下挺了过来,先生很感慨的和我说了半天要珍惜身边的人,尤其是父母的道理。

回寝室时孩子们居然背着我偷偷吃鸡还不打报告。

荒废一下也好,反正这几天早就已经活得和咸鱼没什么区别了。

题外话

明天楠皮和吉皮就要不在了,开两天空调睡五张床,六幺七里头我称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