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9日 星期四 晴

杭州也开始进入寂静岭模式了。大雾天。本来就危机四伏的上学路变得更加危险了。惊觉一条至理,懂得规则的人被规则束缚,不懂规则的人肆无忌惮。考完科目四以后看马路上就没一个完全遵守交通规则的。

早课操作系统,我已经彻底死心了,指望老师正经对着课本修改一下课程安排显然不显示。况且全条目的东西,课上又要主讲算法,倒头来怕不是西瓜芝麻一起丢,啥都捡不到。

午饭食堂。我在课上发觉我的平光镜丢了,毕竟只是平光镜嘛,我又不近视,也就没有什么被动技能会发现没带眼镜喽,然后它大概是丢在麻辣烫店里了。火急火燎的吃完饭过去,还好还好,老板帮我保管着。就是眼镜架上一股浓郁的麻辣烫味,不太敢带啊,等我回去先洗一下,毕竟我已经吃过午饭了,可不能被诱惑的又去吃一顿麻辣烫。

下午,貌似室友们都去参加ACM了,没事,偷得浮生半日闲,睡个午觉。晚上睡不着。

阳台门原来一直没关。冻坏了。咫尺之距,偏偏赖着不去,怕是要感冒了。嗯,科学感冒,生物疗法,有效减肥。

晚饭没胃口。果然感冒了会影响食欲。一直到睡前已经干了两壶热水了。

吉皮和楠皮明天要去观赛,6点起呢,真好奇他们十二点多还没睡明天靠什么来撑。貌似暴露了我睡得更晚。

题外话

今天是老爹的生日,但是我有点不想承认,老爹原来也有半百了啊,怎么说呢,总觉得有点伤感,我在长大,长辈们却一个个在变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