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30日 星期五 雾

早上隐隐约约能听到楠皮和吉皮在那洗漱准备的窸窸窣窣的声音。不过意识很沉,在半梦半醒之间,真是一项方便的技能,只要别是吹风机那种噪音,一点扰动我还是可以接受的嘛。

三个肉包谢谢,昨天咽喉疼得睡不着,还不容易睡过去早上起来更疼了,之前备着的感冒冲剂也就是个心理安慰。我至今记得当初高中时,医务室的校医给我开了冲剂以后反复叮嘱我多喝热水,可见感冒冲剂真正有效的成分是热水吧,哈哈。

还好没有流鼻涕什么的,咽炎也算老毛病了,要学会和顽疾和睦相处。

早上实验课,我居然也有机会可以第一节课就做完实验,后面先把第一行代码继续敲下去。我放弃github了,我又不玩开源、发布什么的,整这劳什子干啥。

中午赶回去接外卖,忘记备注,还是变成了送餐上楼,我以前试过自己去找,直接被老伯当成惦记那一堆外卖的小贼了,之后虽然解释清楚了,但这种尴尬经历还是算了吧。所以午饭又半凉了。

昨天就想着刷回MIUI了,原生包虽然各种好,但是我果然中MIUI的毒已深了啊。终于让我找到了wesley大神的定制包,直接集成框架,果然很方便啊。不过都是安卓7.0啊,有点失落。最新的大概还要好些时日才能突破那道“海峡”吧。

晚上才看到老爹的消息,连日以来老是晚发日记惹老爹担心了。不过还有一部分原因是我没去祝寿吧。

亮亮堂哥也要结婚了啊。可惜我实在受不了连着两天舟车劳顿,祝贺两句就好了吧。

题外话

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