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9日 星期四 晴

又是打地铺,楠皮和赵皮走了以后,我和吉皮基本就告别上铺了,哦,吉皮还要早一点,他已经告别上铺很久了。

醒来以后抱着试一下的心情看了看找教练上的预约,已经都被约满了,真是可惜,之后三天都告吹了。

早饭?9点不到好像是可以。但我现在已经因为驾校的事很没胃口了。吉皮打点行囊准备去实验室吹空调了。我,我本来是说好要去学JSP的吧。但是我又退缩了。

现在。寝室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睡衣什么的脱掉脱掉,就穿着一条裤衩子盘坐在地板上,不开空调,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桑拿。哦,拉上窗帘,我不确定对面还有没有没走的人,我可不希望被当成变态。

肆无忌惮的唱歌,我已经伏地听声探查过了,方圆5米以内这会儿肯定没人。就算有,我伏地听声都察觉不到,对方应该也听不到我唱歌。总而言之今天要尝试着做一下高产似那啥。

下午1点半左右吉皮就回来了,理由是修正带用完了,强迫症发作坐立难安,没有修正带仿佛要死掉了。嗯,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我们是一样的,《工作细胞》好好看,红细胞和血小板好萌,没有红细胞和血小板我要死掉了,等等,仔细研究一下搞不好真的会死。

商量过后按照原定计划去买米,下午煮粥做晚饭就好。总觉得少了楠皮来阻止我和吉皮以后,我们两个在饮食上就有点放飞自我。

等着小米泡开的时间里,各自刷着各自的B站,吉皮是看各种教程,我?自宅警备队只知道番剧。

小米粥咸蛋荷包蛋香肠卤蛋薯片花生米。一堆东西砸下去我已经不确定眼前这玩意儿到底适不适合拿来养胃了。嘛,好吃就行。

晚上Agent Chen又来叨扰了一波。先让吉皮招呼着,我要准备做一件不好的事情。这几天以来驾校的事,教练的态度都让我很火大,所以我要找驾校客服投诉一下。两位小朋友麻烦捂上耳朵或者戴好耳机,免得听到很难听的话。

花了16分钟声嘶力竭的控诉了教练的种种不是,委屈愤怒一通发泄,中介小哥尽量在心平气和地开导我。但其实我的主要目的就是发泄负能量,因为按照能量守恒定律,我把负能量转移出去,又没有得到正能量的安慰,那么我本身的负能量也就清空了。我真是个魔鬼。

怎么说了,综合前两天的日记,我可以忍受教练因为我迟到,学车时手脚笨拙什么的来批评我,甚至打我骂我我也觉得理所当然,但毫无理由的谩骂,以及责任在教练却推诿给我的情况,我是绝对不认的。我歇斯底里起来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反正肯定不会像是好人。

晚上和吉皮谈起人工智能创新课,被可能的双休日课程安排,惊鸿一瞥的算式,以及惊魂未定的课程设计吓怕,悄然打了退堂鼓。我这样懒散的性格大概真的不适合做一个积极向上的617人吧。

题外话

和吉皮争论暑期社会实践的素材时,我先是自信满满的说我的日记里头全是素材,但仔细回想,我只是这学期才开始写日记,不好意思,忘了学期已经结束了,我只是今年三月份才开始写日记,在家的事情还没开始写呢。写了太久日记以后产生了我前半辈子都在写日记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