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0日 星期五

天气:晴 心情:多云转晴

今天早上起来先是看了一下找教练上的预约,后天晚上6点到10点还有个时间段,先行约着。

昨晚就开始浸泡的小米已经开始泛出香气,就算不睁眼睛我也知道很好吃,所以这就是我从5点40开始一直朦朦胧胧到9点的理由。

清粥咸蛋,养胃,善哉。

吉皮先行一步去往实验室了,同学里头我最敬佩的就是吉皮了,脾气不错还很刻苦,肚子也软软的,拍起来很舒服,所以我在努力向他靠拢,第一步就从身材上做起。老师里头,emmm,现在暂定为班主任吧,传说中追赶学术前沿的如夸父一般的伟岸男子!

换教练的事情还有一些琐碎的事情需要处理,而我只能被动的等待电话。好在昨晚的投诉还是很有效的,大概像我这样难伺候的人也是少数,对方稍微有点认真了呢。

新教练联系上了,一阵客套以后应该就差不多了。

现在让我来看看,把旧教练的预约取消掉,新教练正在带学员考试。之后至少三天我都要在学校混吃等死。那么来分析一下一些重要的事情吧。

《论是否需要尽快回家》

一、驾校的事情在短期的用户体验过后很不愉快,虽然主要问题或许得到了解决,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暑假学车人数太多,预约竞争激烈,概率分布上之后10天都预约不到的可能性极大,希望渺茫的等待显得不合乎预期。

二、离家已有140天整,乡愁还是有的,而且现在回去说不定还能赶得上去看看山顶晚熟的西瓜。

三、学校电费充值系统人为故障,无法充值西和公寓的电费,随时可能面临没有空调,没有电扇,甚至没有WIFI的情况。617紧急进入薛定谔的电费状态。

四、四小猪头肉有三颗已经在家了,没道理我要做三缺一里的那个一。

五、有想我的人吗?有的吧,怎么着也要有的啊。

总而言之,先斩后奏的改签了高铁票,提枪纵马,随我归乡吧,我的高达!

不敢开空调,因为查不了电费陷入僵局,追随吉皮的脚步前往实验室。当然了,我的人设就是好吃懒做,学习是不可能的,I come here just for the free air conditioning.

既然计划有变,也不能再把脏衣服积压到death line了,或者说明天就是death line吧。所以顺路把它们拿去洗掉吧。

本想着走过去实验室,刚刚走出宿舍楼影子构成的阴凉地带,二话不说原路返回去拿自行车。

空调是救赎。汝应感恩。——沃硕德

所以怠惰的我在阴凉的空调间里怠惰的写着日记,也挺惬意。不过也一边畏惧吧,不知道是谁教我的,现在的享受实则是预支了未来的惬意,嗯,逼格太高了好像不好理解,换言之,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后背一阵恶寒,那啥?接着赎罪状态?

晚饭毫无疑问的要撸串,楠皮不管着了(额,管的方式是时常提及体重问题),可劲吃。带上Agent Chen,他说今天下午饮料已经喝了很久了,果断不买,我就欣赏这么有骨气的人,像我,特别像,记得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啊少年。

不信,我可是经历过一次没带饮料的,Agent Chen回去肯定要喝很多水,肯定的。

晚上回来时,看到微信上袁教练,哦,现在称呼为原教练更合适,他手脚利落的把我踢出了他的那个教练组,这个还不够,信息列表上的时间显示他半小时后还特地建了一个只有我们两个的群,然后再把我踢出来泄愤,难道这个家伙的本质是毒舌傲娇?不要破坏我对二次元属性的美好憧憬好不好!aho。

不管怎么说,明天直接回去吧,临走前把楠皮的多肉儿子们先浇一遍,之后一个半月就看它们造化了,可惜了好几株刚刚从寒假的大旱中起死回生的孩子,马上又要准备迎接新的挑战。孩子们,别怪爷爷心狠啊,实在是我太想家了,所以没法照顾你们到月底了。

题外话

开学以来写到现在137篇日记,从最初的积极向上逐渐黑化,是时候回家一趟吸收一下天地灵气,洗洗内心的戾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