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7日 星期二 晴

今天的阳台是属于我的,我要晒被子。我就把话撩这了。大晴天万岁。

早饭包子。习惯了带包子的时候占台洗衣机洗衣服了。天天给他们带包子都把他们宠坏了。

早课计组,和二进制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补码,反码什么的。东哥还特地补刀说这次就是认识一下,下次还要学运算,好麻烦啊,机器语言。

午饭,毕竟要回去给被子翻个面。于是去西和食堂,不出所料又是一堆残羹冷炙ಥ_ಥ,楠皮和吉皮紧随而至,看来是骑小蓝车来的。不明白他们洗衣服的目的,洗了也来不及收了晒啊,那和晚上洗有什么分别。

于是他们干脆把衣服放在洗衣房没洗。

下午马哲课,有课本了就是不一样,一直在划条目,不明白每页都把小标题划出来有什么意义。这大概就是哲学吧。

默默看着赵皮在角落里睡了两节课。可以说是相当认真了。

晚饭煮了最后一包面条,“朕的江山”是时候“改朝换代”了。

于是夜自修当着柳二先生的面逛了两节课的淘宝。并且采购了四月份的战略物资。我是不是该买点食物以外的东西来拉低一波恩格尔系数?

晚上回来和楠皮来了一场旷世之战,结果这家伙拿的武器全是我的!撑衣杆是我的,喷雾剂也是我的!居然全部拿来对付我!于是我把他关在阳台上,结果他把阳台把手拉断了!哈哈哈哈。这下进不来吧。求我啊!

๑乛v乛๑

然而,放进来以后他就戳我肚子!有本事别动痒痒肉。

题外话

我打算把楠皮,吉皮,赵皮屏蔽了,在这个知识付费的时代,
看我的日记总要支付点代价的,带一天的包子抵一章,不二价。


(๑>؂<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