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4日 星期六 雨

昨天晚上要帮楠皮的项目介绍配音,唉,谁让我声音那么好听捏。然而居然可以忙到凌晨一点。结果把刚刚睡着一点的赵皮吵醒了。睡前气的孩子惹不起,只好悄悄的跑到阳台去录。庆幸刚好把阳台的榻榻米铺完,不过晚上的阳台有点冷,配音都带点撩人的颤音。

早上起来时,楠皮,吉皮,赵皮,视线所及没有一个人。那一刻我还以为自己时间线跳跃了,孤独的观测者。楠皮!说好的包子呢!大骗子!

好吧,鉴于我有意识的时间就已经是9:39,也不能全怪楠皮。

浑浑噩噩的把寝室又打扫了一遍,啊,赵皮那一盆袜子看着好难受,好想把它洗掉。不行,万一赵皮是打算腌制一下再穿的话我岂不是要挨骂。

(●—●)

午饭前楠皮终于忙完了,还把桶装水扛了上来,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和吉皮轮着搬的,嘛,不管哪种,累成这样还是显得很肾虚啊。不过居然还记得要买生鲜鸡蛋。

开心的是提拉米苏到了,难过的是楠皮和吉皮已经回来了,不然我就可以不用出门了。

吉皮中午回来时提了一桶洗好的衣服。mark一下。

午饭和早饭一起用上次剩下的半袋龙须面将就了一下,花好大力气才忍住没把提拉米苏吃掉。明天早饭吃。撒上瓜子仁吃,高热量,害怕。但是吃螃蟹的人就要有牺牲精神。

“只要吃的足够快,体重就会追不上我。”
“体重或许会迟到,但是绝对不会缺席。”
----节选自《楠皮语录》

下午很认真的读了所有选题的项目介绍,在赵皮的筛选下选定了一个非常环保的项目,嗯,真.环保!

抽空摸鱼录了首小曲儿。

在微博上刷到了日本的樱花,啊,好漂亮!想去看樱吹雪 。

晚饭麻辣烫。在此之前吉皮迟迟不肯下床,于是我给他点了一首居里里的《绿茶》,哈哈哈,吉皮还没反应过来。楠皮不要告诉他。

吉皮晚饭回来时提了一桶洗好的衣服。哈哈哈哈,他一整天都在洗衣服,填满了一个又一个洗衣机。

赵皮终于着家了一时三刻,匆匆拍了一张全家福用以参加寝室文化节。我寻思着怎么也得拿个奖来祭旗。

明天的早饭又有了多样性。煎锅的挑选还在进行。上个月若是排除买高达模型的钱,恩格尔系数接近百分百。

“穷奢极欲,我只能做到第一个字”—-节选自《楠皮语录—-麻辣烫席上观想》,我将此称之为可与酒桌文化并列的麻辣烫桌文化。

在这个寝室,不会说一两个段子真的不方便开口。

晚上吉皮终于封印了他那床过冬的双层棉被。可怕,这段日子他都在蒸桑拿吗?

题外话

如果明天无雨,不妨去爬个山。
吾辈书生,肩挑日月,胸藏清风,不去看看高山流水,何以晓得沧海桑田。

楠皮的多肉来了个大爆发,好长一根枝条。
ATIr11.md.jpg
吉皮怎么不打地铺啊?
你敢打地铺,我就晒衣服,哼哼ψ(`∇´)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