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1日 星期六 小雨

早上8点起来,图啥子不清楚,我反正和兄弟说的是9点左右去找他,之前搜高德的时候傻乎乎的选择了步行,难怪啥都说是三小时行程。切换公交地铁以后就好办了,206居然可以直达附近,而且206只停靠12站,真的是相当贴心的了。

结果我磨磨蹭蹭的走去首发站,然后看到发车时间是半小时一班,而我刚刚好9点31走到。我讨厌地铁封路,留一条快捷通道让我可以直接过去车站多好啊。

百无聊赖的玩着贪食蛇大作战,玩到其他蛇一出生就被我包围的程度,终于发车了,果断自己撞墙退出。

然后我发现我错误的估计了车子的速度,只停靠12站不假,但是每站都隔着老远,结果花了46分钟,眼瞅着就是饭点了。

Dinosaur MC在我下车的同一时刻放出了客户端,算是内测开服了,不过我现在要去兄弟那了,嘿嘿,扫黄了扫黄了,独居单身男性青年的那些小道具赶紧藏起来。

然后这鬼地方GPS信号特别差,空气还特别不好,走了1公里可算是走到兄弟的小区,后面就是他去那个门,我去这个门,然后交换口供,又走岔一个楼层,果然信息不对等就是各种不方便。

出租屋不大,好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之前兄弟就发过我照片,但是效果图毕竟是效果图,真的看到了,我就深深感受到了何谓真正的社畜。

互相交流了一下实习时的轶事,对上司的吐槽,同事的有趣,同期生的对比之类,都是有一搭没一搭,想到啥就说啥。因为兄弟住的是底层楼层,湿气很重,所以他房间里到处挂着吸湿袋,然后还给我泡了一杯薏米茶,说是祛湿的。又甜又苦的我是喝不太惯,此刻我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本来是想着请兄弟再去学校那边,我请他吃个自助烧烤啥的,可是他实在是排斥公交车,而且下雨天也不方便,所以就就近原则了,找了一圈,烧烤店倒是找着了,可人家回家过年了,然后七拐八拐的摸进了金拱门,绝了,我千里迢迢过来就为了请兄弟吃一顿金拱门2333,想起来以前四个人一起去绍兴的时候,也是傻乎乎的窝在旅馆里打牌,吃着炸鸡外卖。

我大言不惭的点了个全家桶,结果吃到一半就吃不下了,然后就打包带走,这里提一下,这个全家桶有四杯饮料却只有3个汉堡,二桃杀三士,用心险恶啊。对,这里我喝了两杯饮料。餐间聊起一个初中同学,兄弟无情的揭露他高中时有多么猥琐,每天望着女生寝室晒出来的内衣,回想起这位大佬初中时的行为举止。嗯。男人好色有什么错!

喝了两杯可乐的报应很快就来了,下午下雨,实习的事情都聊完了,吃饭时也谈过未来的打算了,真就没事情干,那就王者荣耀呗,然后我就每打一局就上一次厕所,我都要怀疑我是不是肾虚了的时候,兄弟查了一下薏米茶的配料,有几味中草药是利尿的,这么个祛湿法啊!茶里有毒,我那你当兄弟,你却给我下药。

大概是之前小寒时的高温和这几天的气温骤降,有点染了风寒的苗头,昨天晚上睡前就感受到了久违的咽痛,等到晚上6点准备回去的时候(我们真就打了一下午王者荣耀2333),我开始出现低烧症状,将将赶上206,在车上神志恍惚,确实是感冒了。

下车时昏昏沉沉的,摸到了最近的药店,轻车熟路的描述了自己的症状,熟练的不可思议,大夫很贴心,然后跟我说最近几天都是这样感冒的,不过基本都是小孩和老人。我觉得我应该还算是小孩吧……太丢人了,免疫力被划归到老幼组了。

题外话

吃完了药,早早洗漱睡觉,结果楠皮和吉皮相继在熄灯后洗澡,然后直到11点38分我还要受吹风机的噪音折磨。明天要和他们商量一下,尽早洗漱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