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3日 星期一 阴转雨

昨晚吉皮和楠皮跑去网吧玩吃鸡,十点半才回来,吉皮还买了味道特别香的炒饭,本来我都早早的上床睡觉了,硬生生被这个味道从梦里勾出来。

早上起床的时候有点后怕,闹钟随手一关,再起已经6点36,整整6分钟。话说这个剧情咋那么熟悉呢,之前好像已经遇到过一次了。

早上先是秋姐把上周我发的那个萧山区项目的PPT看了一遍,剔除了一些不适合作为通用内容的部分,说白了陪标还真就是这样的东西啊,陪标的公司拿去补充上就能陪跑了。没来由想起了年复一年陪跑诺贝尔文学奖的村上春树。

还没来得及歇息一小会,毕竟我想着早点把月度总结写好,然后复制粘贴拿去应付学校的工程实习答辩报告,奈何工作来的那么快,先是平阳县的一个项目,再是萧山区那边又整出了幺蛾子,原来那个招标的之外,又加了个内部预引入,说白了就是还要为了他们的彩排再写一份,然后莫名其妙的,YY稿又是我写了。我都没来得及开下平阳县这个项目的地名的玩笑。

我的业务能力没在和你开玩笑的,一下午就写好了可还行,毕竟标书内容在上周其实都做好了,把上周那个当成模板来写预引入的这个项目还不是小意思。嘴上是这么说着,实在是当天给我,当天就要终稿的要求太紧张了。

我是不是应该表现的懒散点,每次都是提前一天就把任务完成了,荔枝姐姐就会把我爆肝的速度当成是一般水平,以此为估算标准来给我安排任务,这我可吃不消。

再怎么说时间也不太够了,下午抽时间把月度总结写到了第四周,之后差着的那几天就看我怎么编了。时不我待啊。

题外话

晚上回去继续吃外卖,巴西烤肉养贤府这家店的饭太硬。我想念哔哩咖喱了,为啥开了不到半个月就关门了,过年未免太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