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6日 星期一 晴

昨晚上蹬被子着凉了,但是今天的温度很暖和,9℃-22℃,蹬被子还出了一身汗,让人怀疑这是不是冬天。

毕竟已经过了冬至,白昼的时间一天长过一天,同样的时间起床却让我有种起晚了的错觉。因为想着赶上7点前的那一班公交(那班车不至于那么拥挤,车上的空气不会太浑浊),所以跑着过去候车点。结果错误的估计了自己的体能,在没吃早饭的情况下狂奔300m就废了,以至于在公交上连包子都没胃口吃下去。这个啥原理来着?我记得剧烈运动过会人会偏向于盐分的摄取,奈何今天我买的是豆沙包子。

早上昏昏沉沉的,周末作息到底还是紊乱了,所以反映在周一上。不能再这样子了,要对自己更严格一点。

所以头几个小时都是小鸡啄米的状态,得亏没有领导到处巡逻。虽说我的进度已经赶到了这周四,但是被抓到上班打瞌睡还是要心虚的。

按照上周五果汁姐的指导,细化了南平市那个项目非技术部分的标题,配合评分表来设置内容,这样子做起索引来有种行云流水的顺畅感。还有就是得补上各种承诺书和公章批注。啊啦啦,这个东西忽略了可是要挨批评的。妥妥的废标项啊。

中午,本来想着找刘驰一起去对面三楼食堂的(这家店名就叫“三楼食堂”,绝了),不过没看见他,不可思议,以前明明动作很慢吞吞的。

三楼食堂的自助餐厅的菜色吧,各种素菜老喜欢加辣就很难受,海带、土豆丝、千张,每一个都辣的不行。果然还是吃肉最好。不过那家店有一点令我痛心,那个炖鸡把鸡汤熬出来,却只放了个夹子,只能夹点鸡肉。给个汤勺也好啊,哪怕是称重,这种货真价实的鸡汤也当得起这个价。

中午午睡的时候,卢总跑过来问我带的蒸汽热敷眼罩的事情,哈哈哈,终于,热敷眼罩自血洗了售前部门的同事以后,要开始向管理层进行安利了吗。这么一说我得找店家打钱啊,活广告天天帮着宣传。

天气真的很热,两件衣服差不多刚好,早上还想着喝热水,下午我已经看到饮水机被打开了制冷开关。在望向刘驰的工位的时候,我突然记起来,他今天工程实习答辩啊,当然不会在公司。

交了南平的,写完了武义的,但是现在交了,之后几天哟啊不就是没事做,要不就是又有新的活要干,不行,我要尽量摸鱼。已经把实习任务进度刷到4个月以后了,也没法说我不努力了吧。

多亏了我定好的三个闹钟,总算没在下班时忘记签退。

买的肩颈按摩仪在下班前终于到了,带回去试了下。塑料质感就不说了,价格摆在那里,问题是这东西是电疗刺激,坦白说我对电疗很反感,而且使用体验一般。然后就是,这玩意还带语音播报的,这都是什么上世纪的审美设计啊,公共场合听着这玩意播报还不得尬死。

结论,赶快退掉。

晚饭点了养闲府的两根纯肉烤肠套餐,然后赠品也选了烤肠,加购也选了烤肠,结果最后展现在我眼前的就是一碗烤肠比饭还多的便当,哈哈哈哈。

题外话

今天是小寒,恐怕是我记事以来见过的最没牌面的小寒。温度都快赶上春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