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6日 星期五 晴

凛冬将至。我是指体测这件事。和家乡比起来,杭州城的冬天还算不上特别冷。

早上一大早的盼星星盼月亮盼来了维修工,结果他放着烂掉的厕所门不管,放着急需修理的正门不管,一路在我们的注视下踩着榻榻米跑去修阳台门,这混蛋还不脱鞋!赵皮,楠皮和吉皮的眼神很吃惊,我的眼神已经不重要的,因为我的表情已经扭曲了,择人而噬的那种。竟敢玷污六幺七神圣不可侵犯的地垫!辅导员都只敢踩最外面那块地毯!检查卫生的小哥更是连门都不敢进!你丫的居然敢踩爷的地垫!要不是你拿着这么多家伙我真的就动手了。

一肚子气,倒头来还是要我擦干净地垫。楠皮和赵皮是指望不上他们主动打扫了,吉皮虽然会扫,但不算频繁。

早饭继续奶黄包子哒。

早课安卓课,坦白说我已经不在意了,一整个早上在最后一排叨扰着楠皮,问他有关Ubuntu的一大堆问题,然而还只是单纯的美化,编程环境一点也没装。不过本来也是这么打算的。先玩着,等我啥时间想通了买个固态硬盘条,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双系统了,现在就凭我分给它的那点分卷也不够玩的啊。

然后一点要去体测。但我毫不在意的吃了顿丰盛的午餐,食堂这个鸭肉也是一绝啊,不管是酱鸭还是红烧都很棒。

体测的老师居然这么开明,让我们自己报体重身高,早知道我把体重报轻点了,体重多报一公斤,结果总分少了3分,血亏。反正我也达不到体测80的,那么60以上就好,一堆项目下来总分54了已经,那么明天的长跑只要在5分30秒以内就好了,嘛,就这样吧。倒不是说我没途径去弄一张医院证明来免测,就是觉得这么做的话可能会丢失更加重要的东西。反正在我的天平上,账不能那么算的。

如果有机会,明天以后我要再去单刷韩金阁庆祝存活。

晚饭拖拖拉拉的还是去吃了麻辣烫,其实昨天都有汤圆了,今天我是很想买饺子的。不过你看汤圆能喊个一礼拜,饺子也不能落下了。

晚上玩游戏的时候英雄选出了刘关张,各种角色扮演,玩梗玩的不亦乐乎。

题外话

明天要发存活确认了。今天这点强度就混身酸痛,也不知道能不能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