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8日 星期一 晴

寒露。

昨天得蒙室友照拂,得以尽早睡着。不过精神实在算不得好,想不到自打步入这个十月以来我就在不断的刷新自己的早起记录。

2点43分,醒过来一次,天完全是暗的,能听到室友均匀的呼吸声,难得的都没打呼噜。继续枕戈待旦。

4点20分,第二次醒过来,话是这么说,还没到既定时间,容我再歇息会儿,保持浅度睡眠,这点我一直如此,知道第二天有要事的时候都是我叫醒闹钟的。尽可能胡思乱想免得进入深度睡眠,那就真的是糟了。

4点49分,秒杀闹钟,起床了。胸闷,保持深呼吸。为了尽快洗漱完毕,含一口漱口水在那洗脸,等洗完脸换好衣服了,临走前吐掉,用时不到5分钟,我都佩服我自己。

本担心楼下门禁系统还没开,要爬窗出去,谁知阿姨好心的用木板卡着门,物理解禁。

整个西和公寓都死寂死寂的,而且路灯很暗,其他门都没开,只能从北门的那个小门过去。GPS信号弱,不过一开始都是沿着留和路一路向东就行了。

早上空气湿度很合适,归功于寒露时节和洒水车的功劳,仔细想想这么长的路面全部洒水,耗水量极其恐怖啊。

5点45,正好在一条长直道上见证了路灯熄灭,不是一次全部熄灭的,一排排从近到远次第熄灭,蔚为壮观。

6点,闯过了灯柱森林,进入西溪湿地路段,林荫道里藏着低矮的路灯,这边还有灯亮,能够听到鸟鸣,喜欢这个气氛。

6点20就到了,讲真我骑的也算快的了,得亏我是骑车来的,换成打的或者公交,这会儿大概还在和车流搏斗呢。等等交警大哥,一直等不到啊,旁边这家面馆飘出来的味道好香,可是点一碗面来不及吃就要开始站岗了。
Az6QCF.png
Az6K4U.png
6点51,有人被撞了,但我一点也不同情他。明显是他自己作死越过停止线,被右转车辆刮到纯属活该,结果这个无赖直接就躺地上碰瓷了,一出闹剧倒是炸出来交警大哥,OK,我可以开始站岗了。至于碰瓷怪就交给交警大哥去头疼吧。

一早上光是我站岗期间就有12个人违反交通规则,2个闯红灯,10个占用右转车道,无一例外都是老头子,而且都是不听劝阻硬要违法,讲道理听不进,拦下来以后结果一个绿灯不管不顾的一拧油门就走,有几次险些撞到我,那些没有占用车道的也有几个特别凶,红灯还剩3秒就不停的按喇叭,有三个还恶语相向。想不通,图什么,就算这条街都让你闯红灯难不成能省下多少时间?在我看来除了收获车祸的风险并没有别的了。和交警大哥交换意见,结论是坏人变老了,不是老人变坏了,而且对面就有很多老人家志愿者穿着红衣红帽协助交通的。老坏人迟早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的,只怕到时候连累了遵纪守法的司机。

7点40,一个三年级小朋友哭哭啼啼找过来,坐过站了。虽然我很想帮他,不过我马上要下班了,老规矩,交给交警大哥去头疼吧。

虽然拜托了交警大哥,不过他也只能保证他这边尽快上传站岗记录,至于上头的人什么时候动动鼠标就不知道了。尽人事听天命吧,实在不行科三放到月底考,科二是无论如何要考掉的,毕竟科二操作要求细致一些。

回去路上见识到了真正的早高峰。再次庆幸自己是骑自行车来的,一路穿行于机动车堵塞的缝隙之间,司机们有办法吗?没有办法的,只能感受被自行车所支配的恐惧。

话是这么说,今天从天没亮到现在太阳高悬,回去我定要买2L可乐犒劳自己。

给楠皮带了鸡丁包,我宣布我正式从鲜肉党转为鸡丁党。哦,还没忘,达瓦里氏,冰阔络,吨吨吨。

决定和赵皮走去上课了,现在看见自行车想吐。算一算一早上骑了大约30多公里,虽然不打车的环保行为还帮我省下了120块。结果走到教学区的时候停车坪满眼都是自行车,这下胃是真的有点翻江倒海了。

和赵皮吐槽说重起来容易,轻下来难,有本事让我钱堆起来容易花出去难啊。然后在赵皮的指点下我变换了一下思路。我是花钱买东西吃重起来,可以理解为钱变成了体重存起来,然后我今天早上省钱了是因为去锻炼了(谁敢说骑行30公里还不算锻炼),可以理解锻炼导致钱没花出去……仔细想想还蛮有道理的。

JavaEE配置spring,随机定制版bug叫我痛不欲生,同样的操作到我的电脑上似乎不能运行。留待观察吧。

午饭因为老师华丽的10分钟拖堂,食堂没东西吃了,赵皮去了沙县,我们去了全家,再次说一下,全家当初在西湖边上确实是我所知的最实惠的店了,但在学校,它卖的东西是最贵的,后勤还关了教学区这边的平价超市,把教学楼的自动贩卖机换成了咖啡机,最便宜也要10元一杯,想买相对便宜的饮料,最近也要走到校门外,全家就不说了,同样的矿泉水能贵四五倍。吉皮当初投诉,结果后勤还不敢回复,手机短信发过来的,说什么产业结构转化?去你的吧!大学生本来就是最尴尬的社会阶层,大多数都是高消费低收入,这样的产业结构转化目的是什么?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不多说,我没那么奢侈,宁愿吃饼干。

又收到教练发来的消息,因为该死的新规,科三多了六小时,我就因为这一天站岗,被一刀切,必须再去把这六小时刷上,这个十月对我不是很友好。我不喜欢。

这次睡着不是课的问题了,实在是早上五点以后就没休息过,体力值红条了。AC叫醒我的方式终于很低调了,我也可以低调点醒。

买了面包边,很脆,捏碎了岂不是就是面包糠,突然想到很对可以馋哭隔壁小孩的烹饪法。

晚饭在鸡腿店前徘徊,弄得老板很不自在,到最后我也没买而是跑去买了个大饼,然而整条后街似乎都涨价了。
Az6uNT.png

洗澡前久违的给寝室大扫除,吉皮他们或许偶尔会清理一下,但大张旗鼓的大扫除,还是我最先受不了这脏乱而动手去做。

仔细想想犯不着委屈自己,让楠皮帮忙带了大鸡腿,真香。可惜洗完澡出来有点凉了,错失了最佳的酥脆口感。

寝室众人和spring实验刚上了,扬言不做好不睡觉。我心大,我没做好也睡觉。

题外话

多灾多难。诸事不顺。自打入十月以来就在不停的刷新早起记录,明天可能将会不可思议的是我十月以来最晚起床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