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30日 星期二 阴转多云

今天算是个特殊的日子,特地请了假回去参加毕业典礼·伪。真正的毕业典礼昨天晚上线上举行掉了,鉴于直播信号不好,所以我完全没有观礼的兴趣。

虽然昨天信誓旦旦的说要照常6:20起床,结果就是5:10的时候醒过来一次,看了下,闹钟君还没醒,那我再睡会。然后6:20把闹钟君一顿暴揍,结果它就撂挑子了,直到7:45左右才被兄弟窸窸窣窣的起床动静吵醒。单位离得近真好,天天可以睡到这么晚。

草草洗漱了一下直接出门了,坐电梯到楼下想起来没带伞然后又回去,到家时兄弟居然已经出门了,现在大概正在骑着电动滑板呲溜呲溜的出东北门了。

等我拿完长柄伞下楼呢,又想起来手机没带,这可不得了,本体落家里了,一着急转身时动作大了点,然后就听到啪嗒一声,我的折叠伞从单肩包的侧边包里掉了出来……人生如剧,我浑身是戏啊。

等我大摇大摆的戴好口罩来到小区门口等车的时候,公交车姗姗来迟,虽然是早高峰,但是还有空位,lucky。

错误的估计了早高峰的战力,车还没开出一站,就在狭窄的县道路段堵了20分钟,对面的老哥暴脾气上来了,要司机给他开门放他下去,扬言走路都比这快。然后……他一下车道路就通了。嗯,今个儿随机抽取一位幸运观众享受步行上班的快乐。

后面几站上车的都是出门的老人家,眼看着爱心专座已经被让完了,旁边有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吾辈欣然让出座位,(比个大拇指,老铁们我做的对么?)奶奶人很好,下车前拉着我说她还有一站就到了,要把座位还我,哎呀这怎么好意思,再说旁边那位虎视眈眈的大妈可没有准备放过空位的打算,嘛,这次我不坐到终点站,就继续站着吧。

以往6:30的班次原来已经算畅通了,8点以后的班次是真的堵啊,不知道之前下车走路的那位老哥追上来了没有。千辛万苦的终于是到了换乘站,下车时被为了占座,手脚没个轻重的大叔刮到了眼眶,疼了好一会。

等到学校,手机只剩23%的电了,早高峰真耗电。楠皮吉皮赵皮们已经退完了空调、钥匙、水卡,施施然的去C区领毕业证书了,虽然我很想先去寝室充个电,但是果然还是先把钥匙退了然后赶紧追去C区吧。路上遇到骑着共享单车的波皮。

L:可惜没有后座。
B:你可以坐在轮胎上。

波特,你竟敢用我的魔法来对付我!

学校这边相对平缓的路面让我后悔没把大鱼板带来,原来的双翘板不适合在这种路面滑行,但是大鱼板毫无压力啊,说起来我也就买来的头个礼拜上下班用过,后来发现每次过路口就要停下来,而且还要提防电动车就不敢滑了。

终于杀到C区,从吉皮那里拿到了学士服,变身,今天不穿法师袍的都是麻瓜。早知道路上捡根树枝来也好啊。让我想想有没有什么可以让人开心的咒语。

拿到了心心念念的毕业证和学位证书,信息学院这边能拿走录取通知书做纪念,我是转专业的,录取通知书要回建工学院拿,好在就在楼上。

收回前言,貌似除了信息学院有这份心,其他学院都没有发还录取通知书留作纪念的意思。

楠皮吉皮面子大,副院长主动过来合影,咱也蹭一蹭合影。学士帽带上去以后显得我越发大饼脸,最近伙食太好了,自己做饭,餐餐不剩,1703养猪场实锤了。

然后就是党员与会,其实就是讲党组织关系转移,和楠皮吉皮几个霸占了空调前面的位置,把空调挡的严严实实,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遇到一个小哥问我们学士服在哪里领,这个问题问得好,一看小哥就是赶回来领毕业证,对各种状况不了解的样子,那就好办了。

L:这个学士服啊,就每个班开学会发一颗种子,然后种在那边,……
J:又在皮了!

真的很佩服我自己,能够一本正经的和人家讲这样的事情。

然后就是拍照了,虽然来时路上已经看到很多很多毕业生在拍照了,但是呢,真的到自己拍照时果然是不一样啊,辅导员非常忙,但是楠皮还是把他拉过来了,楠皮面子果然大,我大概要把自己的千层下巴擀平才能在面子上与他一较高下。

校门口,图书馆,水晶剧院统统打卡,遗憾的是没去教学区打卡,A区后面的那个茶馆本该是最好的拍照地点的。

寝室的合照算是在这次拍了个痛快,在这之前,同时有我们寝室四个人存在的照片只有一张,然后我又被拍成了表情包。唉,报应不爽啊,平时都是我做其他人的表情包的。屠魔的少年终究成魔x2。

拍照的时候有几个圈子一直跟着我们一行人,大家互相帮忙拍照,等我开始感慨素不相识也能如此互帮互助的时候,他们说都是一个专业的,应该的。我……我承认我哪怕到毕业这天还是没记住同班同学的脸。

班级大合照时,2班的同学没来齐,这是理所当然的吧,2班的凝聚力全靠咱617二班行政活动中心吊着命。宇来老师打着遮阳伞过来了,真遗憾,我本来还想着跑去A区办公室把他抓过来的,想想老师不舍得学生,怕伤感不愿来拍照,然后学生把老师绑过来的画面才是我想要的那种毕业氛围啊。

被太阳暴晒,楠皮吉皮跑去参加副院长的饭局了,大合照没有他们,以后同学会再聚首,一定要好好笑话一番。

等到校门口大合照也拍完了,在那之前先吐槽一波,校门口那个名碑上面是真的烫啊,铁板烧,卖铁板烧。

烙完了屁股总算是能回去了,什么?还有图书馆?抱歉,不想去了。我要喝水。路上遇到了骑着共享电瓶车匆匆赶往图书馆拍大合照的楠皮和吉皮,毫无理由的就想起了饭卡里还有好些钱没花,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把这两件事联系到一起了,总之报复性消费走起,结果到了超市只是买了一瓶快乐水。

回寝室才充了几分钟的电,昊昊发来消息,邀请我一点半去图书馆拍照,额,话说之前从校门口跳下来的时候好些扭到腰了,祈祷千万别是腰伤复发啊。

堪堪充电到30%,再怎么快充也架不住没时间给我啊。不过大一室友情还是要顾一顾的,老潘也来,大家一起久违的调侃龙哥吧。

啊,是活的龙哥,会动的!之前只能在朋友圈里见到照片上的龙哥,怎么说也是252的浪里小白龙啊,就是感觉龙哥的发际线又高了不少。

信息学院和建工学院的学士服都是明黄色领巾,在下混入其中毫无违和感。老潘的领巾是灰色的,嗯,违和感拉满。

龙:我觉得老潘这个应该给辉辉穿。
辉:为什么嘞?
龙:你看你名字里有个辉,老潘这个是灰色。
昊:好冷的笑话。

龙哥,求你了,你真的没有幽默的天赋。再说我名字的辉就该是指明黄色吧!

陆陆续续的见到了大一原专业的同学,结果他们的名字我都叫的上来。看来归属感这个东西比较先入为主啊。

nice,早上软工专业的图书馆大合照没凑上,下午跑回给排水来蹭个打卡。然后继续在校门口打卡。铁板烧,卖铁板烧x2。真的很喜欢这边的班级氛围。

回去时就剩楠皮和赵皮了,吉皮早早的跑去赶动车了。于是就到今天的重磅环节了。之前宿管在离校之前露出了獠牙,因为吉皮不愿意把不要的教材低价卖给他,他就一路追到寝室来,寝室门关上了还要跑回楼下来拿了备用钥匙强行闯入,进来就大骂吉皮不懂规矩,说什么他在学校十多年了,这的书都归他卖云云,还勒令吉皮把寝室当初装修贴的墙纸统统撕掉,说什么这个是垃圾。

我那个暴脾气哦,当时那是我不在,想我正面硬刚马伟峰,阴阳怪气王建芬,中期答辩怼徐昶,毕设调侃程志刚……今天,我刘怼怼就要,钓!鱼!执!法!

首先,把楠皮不要的书和赵皮不要的书堆成三份,嗯,612还有一堆书,等会下楼大摇大摆的从宿管面前走过,看他拦不拦我。

第一次,宿管忙着拦别人,我真就大摇大摆从门前过,书卖了11块钱。额,这次钓鱼失败,再来,一定是书不够多。

第二次,把两摞书叠起来,大摇大摆从门前过,宿管忙着拦那个拿推车往外运书的哥们……我,我连钓鱼执法的实力都不如人家啊!嗯,第二次卖书卖了15块钱,美滋滋。不对,调整心情,三,二,一,吉皮啊!我对不起你啊!是我没用,连钓鱼执法给你报仇都做不到啊,5555!噫~太浮夸了。

叫了一辆货拉拉,把寝室搬空掉,有对面寝室的同学帮忙,总算是赶在5点前搬空了寝室。哼,贪得无厌的宿管,让你惦记咱们寝室的东西,我搬空了也不给你留一样值钱玩意儿。然后波皮表示612的东西留下的也不要了,哈哈哈哈,搬仓鼠过境,值钱玩意儿都扫走,我感觉此刻的我就是个贼偷,还是最低级的那种,见啥玩意儿都想抄走,毫无追求。

货拉拉的司机师傅很有意思,他之前是开公交车的,现在在屏峰上班,开货拉拉是兼职,因为我预约的时间很晚,刚好在他下班以后,正好可以让他挣个外快,所以我得以享受一位拿着A3驾照的司机来为我开搬家货车的至尊服务,回去的路上晚高峰,师傅反手窜进一个小道,一路畅通无阻的开到目的地,期间我又知道他以前还开过公务车,洒家今个儿算是值回票价了。

幸好卸货的地方里货梯不远,一趟搬完,腰伤确定是复发了,说起来在612淘到了一盒伤膏,洗完澡就去贴上。

晚饭蒙兄弟照顾,炒了个辣味鸡块。抱歉我实在没法昧着良心说这个是辣子鸡丁。不过好歹很下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