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7日 星期四 晴转阴

不下雨,阴天什么的只会让人觉得更闷热。

昨天晚上热得实在睡不着,而且总觉得厕所里飘出来一股子臭味,熏的人难受,偏偏其他人都说没闻到。气起来下床翻箱倒柜找出三个薰衣草香囊,摆阵。一下来,就不想上去了,冷空气下沉。

所以昨晚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打地铺。为了规避厕所的那股子臭味,特地把头朝着离厕所最远的阳台,结果第二天早上被阳光晒了个正着,心情复杂,翻了超大一个身,从寝室这头翻滚到那头,所幸厕所那股臭味终于消散了。
早饭饼干果汁香蕉。

汗巾,有。

散热喷雾,有。

太阳镜,有。

清凉油,有。

太阳帽,这玩意带着前面那搓头发全变朝天椒了,还是别带了。

披挂整齐,上路。

英语课,鉴于这学期的课上答题指标已经完成,而且貌似有点多到要让老师把打勾改成写“正”字的地步,所以这堂课低调的颇有种无欲无求的超然感。向阳面的教室,热风都像是火舌一样舔舐着皮肤。下课时偶遇要去机房避暑的吉皮。既然你去机房,那我回寝室开空调了,少了617最大热源,费电星费的可能能舒缓点。

午饭听松食堂,和诸位同窗聊着天南地北,感受风土人情倒也不错。这两天把自己晒成巧克力可不可能混进留学生公寓?

中午回寝室,不堪回首,看会番,看会小说,写会报告,浑浑噩噩,恍恍惚惚,在中暑的边缘疯狂挣扎,空调明明开着,却觉得打不起精神。果然还是在机房比较容易工作吗?

晚饭麻辣烫,这种天气还吃麻辣烫可以说是相当的以毒攻毒了。头一次听说有家蔬菜店,还有散装鸡蛋,先让吉皮买买看,好吃的话我也买点西红柿和鸡蛋来煮面。

晚上肝完了报告,之后就是写详细设计了,然后就是课程设计了,有什么办法呢,继续肝呗。

自从知道我昨晚打地铺以后,另外三个室友也开始蠢蠢欲动了。威胁我?空调一关大家同归于尽。怕不怕?

题外话

之后的岁月里,机房大概就是最好的避暑圣地了。毕竟听吉皮说他今个儿包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