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日 星期六 多云

祝我生日快乐。

天气很暖和。

虽然家里现在没有养猪了,但某种意义上养我也是一样的。毕竟就算是假期,每天十点半算早起的日子过的实在是很糜烂。

昨天试着做了一下照烧鸡腿,也不知道是腌制了超过20小时或是肉质太硬的关系,反正做失败了,还是说单纯是我手艺问题?哇,细思恐极,跳过这个话题吧。哦,这几只大公鸡都养在猪圈那边,吃的是以前喂猪的伙食,这么想想大公鸡能长到八斤也是很好理解的了。看华农兄弟以后让我有种很强烈的把它们拿锡纸一包丢火堆里的冲动。

中午奶奶家打麻糍,上次跟着敲了几回,我自认为我应该算得上是会打麻糍了吧……

午饭微波炉里热根年糕了事,拿保鲜膜包严实了,等一分半就和刚做好的一样fuwafuwa。

为什么今天全程好像和我生日没有半毛钱关系呢。因为约定俗成我都是过阴历的。正月初六听着比两个2好听些吧?哦,以前我好像调侃过自己,生日2月2,一个二献给二次元,一个二献给二进制来着。

下午躲在奶奶家,我才不要待家里,老妈走两步的事情非要把我从楼上叫下来打下手。躲奶奶那安稳,不用干活还有山核桃吃。不出意外的话3点半左右老妈或者老爸肯定会打电话给我问我在哪,然后让我去找奶奶。嘿嘿,这次我就坐奶奶旁边。

晚饭年夜饭,婶婶带着堂弟回江苏去了,这顿饭算上奶奶一家四口,有那么点冷清,幸好我皮啊,气氛还不错。

这么说起来回来以后都没吃什么炸起来的菜,上次老姐来的时候的鸡腿不算。这么想想昨天就该把那个鸡肉做成炸鸡排的,再不行剁碎了做麦乐鸡也好啊。

晚上老妈打小报告说我看见别人都不会叫,没礼貌。所以我才讨厌出门,莫名其妙,这么多人,一年到头我可能也就见一两回,我是不是非要每个长辈亲戚,街坊邻居,父母朋友都要叫个遍啊,我有好多认都不认识啊。再说我就是叫不上来招招手鞠个躬什么的又没少做过。不说了,憋屈。

舅舅晚上来坐了会,和老爸说了会车的事。老爹吧,人家都是学手动挡开自动挡,多开心。可老爹真就这么老实,学什么开什么。讨厌的离合器!

嗯,差不多就这样吧,今年寒假没拼高达好寂寥啊。

题外话

QQ上的虚拟生日礼物是只有全村の希望了吗?怎么都是这个。还是b站的比较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