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4日 星期四 晴

昨晚做的梦毫无疑问要归类为噩梦,虽然没有任何恐怖的东西出现。

早起的一瞬间,又被突然袭来的困意抓回去,挣扎了15分钟,不情不愿的下来。昨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有洗澡,难以忍受。故而这次尝试了一下西方文化的作息时间,在早上洗澡。

超级清爽!我算是明白为什么赵皮会痴迷于此了,果然是要洗白白了才好面对这惨淡的人生。

早饭是昨晚就准备好的小米粥,其实一度想着要不要尝试点别的玩意来煮粥,不过想想还是作罢。和吉皮分而食之,咸鸭蛋配粥貌似比皮蛋粥还好吃。

早课,英语课呢,本来打算看先上去演讲的人的表现,结果毫无特色,彻底断了我博采众长的念头。倒是老师提出的各种问题帮我点名了诸多反面教材,看来到时候我的表现能够好很多呢。

午饭点了外卖。开空调吧!

在床上瘫着,这也算是常事了。一应复习内容都迫在眉睫的这个时候这样子真的好吗?管他好不好的。

本来都准备好开开心心的去吃麻辣烫了,吉皮发来消息说要去体测,想到我依然处于带伤状态的脚底板,跑起步来真是刺激。

引体向上一如既往的保持着以往的成绩,0这个数字包容万物。

晚饭没有去吃麻辣烫了,不是没胃口,证据就是零食一路吃到天黑,嘴都没停下来过。其实我是想着再做炒面吃的来着。

晚上,没什么好说的,吉皮和楠皮又是在那叨叨叨个没完,各种比赛,项目的名字层出不穷,到头来却是单纯的发发牢骚,什么实质性的东西都不见出来,一旁的我反倒被搞得压力山大,直接把耳机开到最大。

吃鸡是吃不到了,默默死在圈外坐等躺鸡吧。不过我可不算佛系玩家的,跳伞前都要默念寻龙分金看缠山,一重险是一重关的说,死之前也要爬到圈外,想要我的财宝吗?我把它藏在了毒圈的深处,去寻找吧!

题外话

睡觉,在期末考这一大难临头之前我选择苟活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