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之华章

中二时期的产物,文笔惨不忍睹。


时之华章·壹·序曲

“当啷”,伴随着空罐子被踢飞的声音,洛譞的身影自桂花树下走出,额前细碎的发被风吹乱,他也没有心情梳理,任由双脚带着心不在焉的自己向学校走去。

“洛huan”,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只见一个俊朗,啊,呸!粗犷的少年一路奔来,双肩包一抖一抖的,发出零食包装袋和小说漫画被蹂躏的声音,林泽云“壮硕”的身影如人形坦克一般驶向目的地。

洛譞额前隐约可见因为隐忍而闪现的青筋,好在有刘海遮挡。在林泽云就要撞上的瞬间,只见洛譞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飒然转身,摆出个帅气的回旋踢动作,单肩包因惯性甩起的刹那……拍在从前面跑来的林泽云脸上。

不得不说,声东击西被洛譞运用的很好……

“林泽云,我说了多少次,我的名字念‘xuan’,洛譞”,洛譞没好气的说道,同时收回拍在林泽云脸上的包,眼角余光瞟到沾在包上的番茄酱,强忍着把林泽云揍一顿的心情在心中感叹,只能怪自己作孽吧……早知道还是用脚踹了。

“是是是,洛譞,话说阿huan你怎么没精打采的?”林泽云完全不像是刚被人拍了一包的样子,似乎对此早已习惯,自顾自的嚼着三明治,口齿不清的说道。

洛譞单手掩面,只能在心中安慰自己,至少还是念对一次的,但还是绝望的接受了林泽云的问话:“我说是因为一封信你信吗?”

“啥玩意儿?情书吗?给我看看!”林泽云三口并作两口地吞了三明治,好在还不忘吮一遍手指,“是不是藏包里了,快点拿给我瞧瞧。”说着便作势去翻包。

洛譞一把抵住林泽云还满溢着番茄酱的脸,似乎有某种黑色的气场在缓缓形成,嗯,这感觉,是杀气呢,呵呵……“你能别胡闹么,我正愁呢!”洛譞没好气,没有一丝好气,但随即觉得话里有歧义,忙补充道:“什么情书,你脑子里就不能装点别的东西!”脸色却没出息的一红。

“别那么小气嘛,咱俩谁跟谁啊,这情书当然要哥哥我帮你把把关啊!”勇敢的斗士林泽云从来不会因为一点小小的杀气就放弃探寻八卦的奥义!

“是一封很古怪的信,总之我很难解释,你自己看就是了!”,洛譞说着把左手中的信封递给林泽云,毕竟知道这货在看到信之前会一直执着的相信自己的判断,这就快到学校了,这货一口一个“情书”,被人听到,自己以后该怎么混啊!尤其是,如果信里写的是真的话……想到这,洛譞不禁心虚了一下,脸上掠过一片红光。

“原来在外面”,林泽云一拍脑袋,感叹自己看了那么多侦探小说练就的洞察力居然没有发现这么明显的位置,当然,这个念头在他内存不足的大脑中只停留了片刻。翻过信封,只见上面写着一堆像是计算机乱码一样的文字,密密麻麻的盘踞在地址一行,值得一提的是,邮编居然就是本县的,而且上下两个都一样。名侦探林泽云·福尔摩斯立时在脑海中形成判断——这是一封本县寄出的信…………完全是废话好么!是个人都能看出来吧!

“你自己打开看看就知道这不是情书了”洛譞催促道,说着就打算抢回信封自己拆。

“先别动,这可是第一手证据,”林泽云不知道从哪“唰”的掏出一双手套,动作熟练的戴上,颇有几分干练侦探的风范。

洛譞正纳闷这货从哪变出来的手套,不过在看到那轻薄的质地时恍然大悟,同时再度掩面,这货居然用餐馆赠送的一次性手套在这冒充名侦探,不对,名侦探才不会做这么没品的事情。洛譞可以想象前不久这双手套还被驾驭着肢解一只无辜的烧鸡。

“放心,这是我多拿的,本来打算和你一起分着吃的,不过走着走着没忍住”,林泽云自然而然,哦,不,恬不知耻地为自己顺了餐馆一双一次性手套的卑劣行径寻找借口,一边打开信封,取出里面的信。呵呵,只带了一只手套,仍旧是用没戴的那只手去取信。所以,戴手套的意义何在啊,喂!

信的质地很好,是那种带着香味的纸笺,林泽云狐疑地看了洛譞一眼,一副“这样的表情你还敢说不是情书,人赃并获,不坦白交代啥时候背着兄弟我泡的妞,你就看着办吧”的表情。呼,这么一长串还真的是很复杂的表情呢!

“唰”,洛譞甩起鞭腿,堪堪停在林泽云面门前一厘米处,压抑着怒气的俊脸上充满威胁性地盯视着林泽云,但随即,一抹灿烂的笑容从他的脸上绽放开来,“好好看看就知道了,对吧!?”笑得真心不要太友善,友善得让人如沐春风。

“有话好好说,我看,我认真仔细地看!我兄弟我还信不过吗!?”林泽云小心翼翼地打开纸笺“那个,你能别这么友善地看着我么,人家害怕。”

好家伙,都吓成人家了………………

洛譞点点信封,勉强收敛了死神的笑容,有着多年挨打经验的林泽云知道,笑面洛huan才是最可怕的,一脸怒容的洛huan根本不叫回事儿好么!毕竟,笑起来打人的洛huan,下起手来丝毫不带罪恶感啊!

终于,两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纸笺上,只见上面端端正正的写道:“二十年前的我,您好!”

“你在逗我么?”林泽云对开头的称呼发表了客观的评价。

“少废话,看下去!”洛譞威胁道。

时之华章·贰·交响

洛譞和林泽云目不转睛地看着信笺,虽然开头的称呼就充满了槽点,大侦探……迷林泽云还是决定秉承着善始善终的原则阅读下去,嗯,绝对不是因为架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随时可能暴起打人”的手,

二十年前的我:

您好,

如此突兀的称呼想必使你受到了惊吓,
以我对我的了解,当然,希望你能接受
这一设定,你一定完全不相信我的身份,
我觉得你此刻的内心独白一定是‘这货
在扯淡’,为了证明我的身份,我会列
举一些只有我自己,或者是,只有你
自己才知道的事情。
……
……

二人顺着一行行字迹看下去,越看脸色就越是不对,表情的变换简直赶得上毕加索笔下的诸多抽象作品,信上的内容对于当事人来说绝对是“top secret(最高机密)”!

“我三岁时曾在发小家过夜时尿床,
然后把发小推到尿湿的那边……

我五岁时把炮仗扔到邻居家里,然后
被邻居家的狗追着进行‘环村马拉松’……

我九岁时在自家院子里烤红薯,为此
付出一头秀发作为燃料,还险些酿成火灾……

……

这一条条糗事宛若锥心之箭,简直是……完全不一样好吗!洛譞在内心咆哮,在城里出生的自己怎么可能接触到如此“丰富多彩”的童年!

倒是林泽云弱弱地举手发言,问了一句:“那个,你确定这是写给你的,而不是写给我的?”这一条条宛若人生传记一般的罪状已让他坦然地接受了开头那个“二十年前的我”的称呼。

“我确定这是写给我的”,洛譞很不确定地说出确定的话,“但是,这封信好像会因为持有人的变化而变换内容”,反正未来信函已经够扯了,再扯点也没什么。而且,确实,这次打开信封的人是林泽云,而不是洛譞。“我看的时候不是这样的”,洛譞补充道,不知为何,心里反而有一丝庆幸。

“太扯了吧,”虽然那些糗事确实只有自己知道,自己也从未对洛譞说过,自然也就排除了恶作剧的可能,虽然洛譞确实不像喜欢恶作剧的人,要说暴力狂倒还沾点边,但是,至少有着十二岁心理年龄的林泽云还是坚持以理性来看待这个问题,“那我把这封信给别人看,岂不是也能知道别人的糗事!”好吧,前面那句权当没说。

“你能别胡闹吗!”洛譞一把夺回信笺,正要小心翼翼地将其装回信封。

突然,从旁边的小巷里冲出一个白色的倩影,冷不丁地与洛譞撞了个满怀,刹那间,试卷课件天女散花搬撒了一地。

“抱歉”,洛譞虽然没有林泽云那般“壮硕”,倒也不算弱不禁风,总算还能勉强站立,顿时很有风度地去扶起那个冒失鬼,眼底有着掩饰不住的惊艳,是她吗?

“对不起,对不起!”嗯,冒失鬼是个女孩啊,一身白色运动衫,配上长长的马尾,“我不是故意的,实在是没注意到你”,少女抬起头,嘴上还咬着一块吐司面包,怀中的书也撒了一地,但扑闪的睫毛下,水灵的大眼仍不时传达出歉意。

“你们能别这么闹了么!”林泽云阴阳怪气地把一地的试卷课件收拾好递给少女,“这么道歉还没个完了!”

“我……”,少女接过书,却不好意思地看了洛譞一眼。(某泽云在此表达对作者的强烈鄙视,凭什么男二就没有福利,主动出击都没有福利!)“那个,我……”。

“点点看有没有少什么东西。”洛譞眼底的温柔感觉能把少女融化。

“额,试卷,作业,课件,这个……这个不是我的!!!!”前一刻还不知所措,下一刻却像炸毛一般的少女忙不迭地把一张纸笺甩出来。

“小心!”洛譞没去接纸笺,反倒接住了少女因惊慌而掉落的面包,“给你”,洛譞和善地将面包递给少女,却发现那白色的倩影早已落荒而逃。

“面包不要了,还有,真的真的很对不起!”远远的,那慌张却动听的声音断续续续。

洛譞呆立半晌,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喂,走了,还去不去学校了”,回过神来,洛譞没好气地踹了一脚蹲在一旁画圈圈的林泽云(集体默哀僚机的悲惨设定),心里却不自觉地回想起在信中看到的内容。

“喂,阿huan,信的内容好像变了欸。”林泽云小心地戴上一次性手套,从地上拾起被少女丢掉的纸笺。没记错的话,刚才少女的手一定是碰到了纸笺,那现在上面写的一定是……嘿嘿!

“你在想些什么啊!”洛譞飞快地夺过纸笺,装回信封,还不忘狠狠地剐一眼林泽云,脑海中,不禁浮现出昨天在信中看到的那段话,

二十年前的我:
您好,

……

我知道你一定不会听信我的片面之词,
你也确实没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童年糗事,
有也是广为人知的,呵呵。

那么,就让时间来证明我确实是来自于
二十年以后吧。

你收到信的日期应该是XXXX年XX月XX日,
既然如此,明天,就送你一场艳遇吧!
哈哈,但愿那时你还没有吃早饭。

……

就让时间来告诉你一切!

二十年之后的你

看着手中那被咬了一小口的吐司面包,隐约可见少女整齐的小牙印,“仔细想想,还真是有点饿了呢!”洛譞在心里念道。

“喂,你碰了信的话不就又变回写给你自己的了!”林泽云纳闷地抱怨,双手甩动跳着不知名的迷之舞步。

“少废话”,思绪回归,洛譞咬了一口面包,对着林泽云恶狠狠地说。

“喂,人家咬过的!你连人家是谁都不知道啊!”某泽云大吼着发出广大男配的心声,指控某huan不地道的举动。

“谁说我不知道”,洛譞扬扬手中的面包,微笑着说,“她叫岳曦!”

初秋的风吹落桂花,少年还不知晓,那封信,更深层次的秘密!

时之华章·叁·和弦

XX月XX日,星期X,晴天,

好吧,我承认今天应该是阴天,
但对我来说,今天是个灿烂的晴天。

虽然他好像不记得我了,但是,至少,
终于能更他说上话了。我看到他有
一封一模一样的信,虽然没看清,
但好像不是我寄出的那封。

难道还有别人给他写信么?那我岂不
是来晚了!

可他到底有没有收到信呢?收到了的
话,应该不会是那样的反应吧?

可是,万一他真的对我没有一点印象呢?

天哪,他到底有没有收到信啊!
……

但愿,算了,可是……不知道明天,还能
不能遇到他呢?
……

请原谅,作者毕竟不能心理变态到模仿一篇完整的少女日记,余下的请自行脑补,当然,女读者可以留下一点意见,我争取让女主的形象更完整

岳曦坐在写字台前,回想着早上发生的一切,自己只是像往常一样赶着去上学,居然会发生这样一幕,偏偏对方还是他。想到这,又想起自己的窘态,似乎连面包都吓掉了。啊,这下丢人丢大了!

只是,那封信,实在太像自己寄出的了。不对,自己绝对不会有那样的字迹!

苦思无果,岳曦索性郁闷地趴在写字台上,摆弄着手里的沙漏,看沙漏中的沙子一点一点漏下。

“时光荏苒,流年无言,木桃瑾瑜,君心予何?”

透过沙漏,少女微闭星眸,睫毛扑闪,不知是低语,还是在梦呓。

与此同时,另一边,洛譞正坐在吊椅上百无聊赖地荡来晃去,身上穿着宽松的睡衣,半湿的头发顺从地耷拉下来,显然是刚洗完澡,颇似一个慵懒的贵妇,啊,呸,美少年……

洛譞看着一旁半敞开的信封,忽然想起了早上的一幕,说起来,那面包的味道……嗯,一定只是因为面包本身,才不是因为岳曦咬过什么的。虽然这样想,洛譞还是不由得一阵心虚。

摊开左手,洛譞不禁又升起疑惑,只见左手上,拇指和食指之间各有一道不深不浅的伤口,刚好是自己不得不贴上两个OK绷的程度,更加巧合的是,这正好是今天早上自己从林泽云的虎口中夺下信时,碰到信的位置。

“这是巧合么?”洛譞自言自语。信封旁,一袋还冒着热气的烧鸡正在以其不可忽视的香味证明自己的存在感,但洛譞却直接跳过它,拿起一旁的一次性手套,从信封中小心地抽出信笺。自己才不是林泽云那种满脑子油脂的家伙。“办完正事再收拾你”,洛譞一边摊开信封,一边对着一旁的烧鸡恶狠狠地说道。

打开信笺,开头仍旧是熟悉的那句话“二十年前的我,您好”.

但看到下文,洛譞好看的眉眼却瞬间拧作一团,脸上血色尽褪。他放下信,忙不迭地跑去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阿huan吗?我正在去吃宵夜的征程上诶,就算你现在找我,也不急于一时吧!”电话那头,林泽云漫不经心的声音幽幽传来,让人不禁想起一句话:“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他们不是在吃,就是在寻找吃的。”

“林泽云,我限你十分钟之内出现在我家门口!”洛譞几乎是对着电话吼出这句“肺腑之言”,但随即觉得以现在事态的严重性,这样的召唤似乎没有太大作用,于是,睿智的洛譞对着电话,投下了最后一颗重磅炸弹,“我这有只烧鸡,十分钟,过时不候!”

说完,洛譞立刻挂断电话,无奈地举起手表,按下计时器的按钮。

当计时器上的数字跳动着到达十分钟时,门铃的声音准时响起。

“阿huan,做人要讲信用,十分钟哦,我可是超级准时的!”林泽云的声音在门外适时响起。

“进来再说,”洛譞打开门,但看到那豺狼一样的狐疑目光时,只好扬了扬左手中的烧鸡。

“我就知道你绝对不会拿这种事来忽悠我的”,林泽云饿虎扑食一般抢过烧鸡,冲进客厅。

“喂,你好歹先脱了鞋!”洛譞咆哮。

……

“索拟,里找裹似费了辣封浸的似?(所以,你找我是为了那封信的事?)”,林泽云口中塞满了肉末,含糊不清的说道。

“没错”,洛譞看着盘中闪闪发亮的鸡骨头,感觉外科手术的解剖也不过如此了,虽然不合时宜,但洛譞还是忍不住吐槽一句:“你,吃得,额,挺干净的啊!……”

“辣是,别呢不缩(那是,别的不说),‘在吃的这方面,咱可从不含糊’”,大快朵颐后,林泽云一边吮着手指,一边吐出了第一句清晰的话,“不对啊,你不是碰到了那封信么,怎么会和岳曦扯上关系了?”吃饱以后的林泽云反常地机灵,不是说信的内容会随着持有人的变化而变化么?

“事实上,严格来说,我并没有碰到那封信”,洛譞抬起右手,露出贴着创可贴的手指。

“你,你居然背着兄弟我做这种事,枉我把童年的诸多秘密和你分享,你居然,你居然!重色轻友啊,重色轻友啊!”就算再怎么迟钝,林泽云也明白信的内容并未改变了,毕竟,没碰到啊!

洛譞抄起一根鸡骨头砸过去,“你关注的重点就只有这个吗?!”但随即又想起了什么“谁要和你分享那种秘密啊!”那种惨不忍睹的童年黑历史自己完全没有兴趣好么!

“不然怎么样,”林泽云说道,“话说就算你请我吃烧鸡,我也不会原谅你的,除非,”说着,林泽云比出两根手指,“请我吃两只”。(所以你的原谅只值两只烧鸡么!?)

“闭嘴,和你说正事”,洛譞戴上手套,取出信封中的纸笺,在林泽云面前摊开。

“喂喂,我可是有原则的,才没有偷窥女生书信这种怪癖!”林泽云用手挡住脸,眼睛却很诚实地透过指缝看向信笺,但在看到信笺的刹那,林泽云口中却喃喃道:“这,这怎么可能”,话语中充满不可思议。

只见信封上,除了开头那句“二十年前的我,您好”之外,余下的文字,全部像是被漩涡扭曲了一般,混乱不堪。
AHguB4.jpg

时之华章·肆·咏叹

洛譞摊开的信,此刻就这么放在桌上,那些混乱的文字就好像是被放在洗衣机里一般,旋转出令人眼花缭乱的涡形花纹。

“为什么会这样?”林泽云的下巴此刻张得能再塞进去一只鸡,“这不是来自未来的信么?上面写的难道不应该是二十年后的岳曦写给她的内容吗?”今天发生的事,已经让林泽云对未来信函的设定深信不疑。

“这正是我这么急叫你来的原因,或许,我们一直都搞错了!”洛譞表情空前严肃,他的心中,其实已经有了猜想,但是,这种事情怎么可以,他绝对不允许它发生!

“如果信是二十年后的我们,宽泛地讲,是未来的我们写给我们的,那,这封信是这个样子的,岂不是说……”,林泽云从来不敢想象自己的头脑能如此灵活地运转,但这难得的机会,却让他不敢推出那个显而易见的结论。

“没错,果真如此的话,那也就意味着”,洛譞与林泽云对视一眼,似乎希望能从他眼中看到哪怕一丝否定,但是,没有!于是,无奈地,两个声音异口同声的吐出了令人绝望的事实——“她没有未来!”

“不行,我一定要去救她!”洛譞披上一件外衣,转身就要出门。

“你先冷静点,你仔细想想,信的称呼是‘二十年前的我’,前后整整二十年的跨度,你怎么可能知道人家现在就有危险。”林泽云难得的享受了一把“叫洛譞冷静点的感觉。

“那应该怎么办?”洛譞是关心则乱,只好关上开到一半的门,颓然地坐到沙发上,懊恼地挠头,“这和写给我的信根本不一样!”他郁闷地低声自语。

倒是林泽云一反常态,戴上洛譞脱下的手套,拿起信仔细研究了起来,那专注的眼神,似是完全没有听到洛譞的低语。但在看到信上那绚丽的螺旋纹时……好吧,自己果然不适合做这类事情,“总之,先好好休息吧,或许明天早上就出现字了也说不定。”虽然很像自欺欺人,但此刻这样的安慰总聊胜于无。

“林泽云,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情我会想办法的,这么晚还把你叫来很抱歉。”洛譞的声音,有一丝沙哑。

“那我先走了,你真的没问题么?”林泽云知道自己继续呆在这也无济于事。

洛譞没有抬头,林泽云关上门的刹那,从门缝中看去,少年的身影,有些落寞。“唉”,随着门关的一声“咔哒”,林泽云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如果你真的没有未来,但是我有,那么,就把我们的未来,捆绑在一起好了!”屋内,谁在低语?

翌日,洛譞独自穿过往常的道路走向学校,神色憔悴,眼中布满血丝。

“阿huan,”林泽云的身影排山倒海般地涌来!“我想到办法了,这封信是来自未来的对吧?换句话说,信上写的过去,就是我们的过去,信上预言的事情,就是我们的将来”,林泽云深吸一口气,以骄傲的口吻得出了他昨晚想了一整夜,绞尽脑汁,冥思苦想……才得出的结论,“简单的说,信上写的未来就一定会发生,那么只要我们在信上写下那些未来不就好了!”说到这,林泽云简直想给自己鼓掌,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方法严重缺乏逻辑性,不过话说回来,貌似未来信函这种东西本身就有悖于逻辑,“对了,那封信你还带着吧?”林泽云催促着,但已经作势要去翻洛譞的包。

洛譞微微抬头,目光聚焦在林泽云身上,“你说的我都已经试过了,没有用。”声音透着一股令人心疼的沙哑。

“你的眼睛!”林泽云之前因为洛譞低着头,完全没有注意到,但与洛譞对视的刹那,那双血丝密得仿佛要将瞳孔染成赤红的眼睛直直地刺入他的视觉中枢,“你不会一晚上都在想吧!”还是一宿没合眼的那种。

“能想的办法我都试过了,但不管我写上什么,它都会把我的字吞到那个漩涡中去”,洛譞无奈地说道,声音显得如此无助。未来真得不可抗拒吗?洛譞又一次从左手边拿出信,奇怪,为什么要说又?

“原来又放在外面吗”,林泽云拿出手套(这样道具真的算是本文标配了),就打算拆信,不管怎么样,总要试一试。

“但洛譞比他更快,直接用左手取出信笺(为什么用左手请看第三章),“或许,烧了它,岳曦的未来就可以解放了!”洛譞的眼底深处,渐渐燃起一抹歇斯底里的疯狂。

“你疯了!”林泽云一把抢过信,这是我们手上唯一的筹码了,和未来的联系就只有这么一丝诶”林泽云把信摊开在洛譞面前,“等等,阿huan,这上面有变化诶!”

“能有什么变化?”洛譞嘴上虽这么说,还是看向了纸笺。

只见纸笺中央,一个焦黑的小点渐渐浮现,“你看,我就说会有变化的嘛!”林泽云笑道。然而,那个小点急速扩大,“哄”的升起一簇火苗!“你还真烧啊!”林泽云慌忙得一把扔掉纸笺,任由火焰在纸上蔓延,继而怒视洛譞,就算想烧,这时机掌握的也太不厚道了!

但看到的,却是一脸茫然的洛譞,“我,我还没点火啊!”等等,有什么重要的线索被遗漏了,之前一直想着怎么挽救岳曦一片空白的未来,却忽略了探寻未来消失的原因。

二人飞快地对视一眼,信纸的火焰在两个少年的瞳孔中跳动。

“是火灾!”——这最常见也最致命的灾害!

那火光,是少女濒临消逝的未来,跨越时空传来的呼救!
AHgYjO.png

时之华章·伍·激奏

“不行,我一定要去救她!”这已经是洛譞第二次说这句话了,但昨晚还有二十年,现在可能只剩下几个小时,甚至几十分钟,又或者,火光已经在少女的眼中蔓延。

“你先等等!”林泽云对着已经跑出去的洛譞大喊,虽然很想喊一句“你先冷静点”,但现在这种情况怎么冷静的了,要是真这么说了,那不管现在情况有多危急,也不管洛譞昨晚有没有养足精神,单从他起跑的态势看,自己说完之后,洛譞折返回来,伴随着“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叫我冷静”,落在自己身上的拳头恐怕不会太轻。理智驱使着林泽云说出了相当有意义的一句话:“你知道上哪儿去找她吗?”

洛譞脚下一个踉跄,上身因惯性猛地前倾,顿时滚倒在地,却顾不得疼痛,一拳击在水泥路面上,“可恶,上哪去找她?”,信封在他手中被揉作一团,哪怕明知道岳曦有危险,也无法去救吗?“我连地址都不知道!”

等等,地址?信封?对了,信封上会有地址,之前一直顾着研究信,却忘了还有信封这回事,如果信笺上的内容会因持有人而变化,那信封呢?

“拜托了,一定要有啊!”洛譞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手忙脚乱地摊开已被揉烂的信封,如果信封有灵魂的话,至少要听到自己的祈祷。(在那之前,应该先报复你把它揉烂)

终于,信封被摊开了,但是,地址一行仍旧是如最初一般,盘踞着一堆像是计算机乱码一样的文字。洛譞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啊!”洛譞不甘地怒吼,眼泪却没出息地打湿了眼眶,滴落到信封上(此处作者掩面,我承认这是被童话故事用烂的梗),转瞬间,字迹奇迹般地发生了变化。

“喂,阿huan,你这么漫无目的的跑没有用的”,林泽云迈着沉重的步伐跑来,终于能停下来喘口气。却没注意到洛譞的目光正直直地盯着信封。

只见信封上的乱码像是水中晕开的墨色一样涣散,又重新凝聚成两行清秀的字迹,洛譞一眼就认出了收信人的地址,“这是我家!?”,随即目光上移,寄信人的地址……“这里?”洛譞抚过字迹“我知道这个地方!”洛譞连忙转身,辨认了一下方向,等等,这个路口,是昨天与岳曦相撞的地方!一切宛若天意!

一定,还来得及!洛譞认准了方向,用平生或许是最快的速度向“终点”跑去,那里,有一个女孩等他去救!

“喂,洛huan,你好歹等等我啊!”林泽云望着洛譞的背影,此刻,一个成语在他脑海中浮现——“望尘莫及”!

洛譞全力奔跑,目的地近在眼前,脑海中细碎的画面拼接起来,黄昏时分的巷道,迷路哭泣的小女孩,泛着金色光晕的沙粒在沙漏中晕开。“该死,我早就该想到的,”洛譞在心中暗叹,那里是他最初遇见岳曦的地方!

终于,他到达了,虽然和印象中的不一样,巷道已经变成豪华的高层居民楼,但信封的指示不会有错的,太好了,终于赶上了,火灾还没有发生!

“喂,同学,请出示你的居民证!”正在这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洛譞的思绪。

“居民证?”洛譞蒙了,自己怎么可能会有这个,他可不住这啊!

“没有就不能进,或者你要找人的话,可以通知对方过来接你。”尽职尽责的保安如朗诵一般说出这句被重复了不下万遍的话。

洛譞强压怒火,火烧眉毛了你在这和我玩官腔“大叔,我是来救人的,这儿马上要发生火灾!”既然还没有发生,就尽快把岳曦救出来。不过,话一出口,洛譞就觉得不对了。自己知道会发生火灾完全是因为“未来信函”的关系,可别人没理由相信啊!

“救人?火灾?小同学,你不是还没睡醒吧?其实你找人可以换个理由,再说这会儿里面的人都出去上学上班了,你不妨晚点再来!”作为保安,大叔的话算是挺多的了……

“我……”洛譞也没底了,或许……

“轰”,仿佛是为了印证洛譞的话,保安大叔的身后,冲天的火光瞬间升起——瓦斯爆炸!

“让开”,洛譞懒得理会保安了,不是所有的人都离开了,楼里还有人,岳曦还在里面!该死为什么是瓦斯爆炸!还以为,可以在起火前,起码是火势小一点的时候赶上的,可为什么偏偏是爆炸。

最迅猛的火势已经顺着燃气管道,开始蚕食这幢楼了!

“真的火灾啦!?”保安一时半会儿还不能适应这节奏,“怎么办,怎么办,这情况安保条例里没有写啊!”看着冲向火场的洛譞,保安总算还不忘大喊:“喂!同学,里面危险啊!”

“大叔”,就在这时,一只有力的大手拍在保安的肩膀上。

保安回头,只见林泽云“威武雄壮”的身躯屹立在身后“大叔,去报火警吧,接下来没你什么事了,做一个安静的路人甲就好了!”这篇小说不需要第二个男配了!林泽云以霸气侧漏的气场捍卫男二的主权。

保安木然地跑进值班室拨打火警,看着林泽云悠然地沿着洛譞留下的革命道路前进。那高大的背影,如此处变不惊,镇定自若,看着就好像……他是纵火犯!(林泽云:“喂,黑我要有个限度!”)

与此同时,冲进火场的洛譞正飞快地迈过一级级阶梯,瓦斯的气味在空气中蔓延,爆炸声此起彼伏,若是林泽云在这,一定已经把燃气管道设计者连带他的先辈们全都问候了一遍,但洛譞只是飞速地向上攀爬。下层的灭火喷头尚且能用,在洛譞身上洒下水花,洛譞奔跑的过程中身上泛起连绵的水雾。但上层的管线已经被爆炸破坏,火焰在楼层中肆意地舞蹈。

洛譞身上的水汽被迅速蒸发,仅剩的庇护也将被剥夺。爆炸的源头,在九楼;信封指示的地址,也在九楼;直觉告诉洛譞,岳曦,肯定也在九楼!

林泽云的眼神注视着九楼升起的浓烟:“阿huan,所有的线索都在信中了,剩下的,就全看你的了!”林泽云泰然地转身,在所有电影中,真男人,都是背对火场的。“不对”,林泽云突然以比之前更快的速度折回,“沙漏还在岳曦那里!”,那冲进火场的背影,义无反顾!

时之华章·终·尾声

火,到处都是火,洛譞不知道自己是幸运还是不幸,一连冲上九楼,火舌都没有把他吞噬。高温将他身上的水汽连带着汗水蒸发,衣服上已有不少地方被零星的火花灼破,“没问题的,我的未来不是空白,接下来只要找到岳曦就可以了”,洛譞在心中说道。

“岳曦!”洛譞大喊,希望能得到回应,但火焰却仿佛连声音都能燃烧。

在哪里?九楼有12个房间,不知道设计者怎么想的,把大楼设计成筒状,十二个套间环成一圈,这样子要往哪边?现在可是分秒必争。

十二个,十二个,该死,信封上最后的门牌号被眼泪打湿了,模糊一片!信封,信,等等,信!

洛譞想起来了,写给自己的那封信最后的那句话,“就让时间来告诉你一切!”,当时觉得只是为了让自己去验证预言所加的强调,但此刻,洛譞终于明白了。

“在那边”,是的,二十年后的自己真是麻烦,这种时候还跟自己拽暗语,这不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吗!洛譞不禁在心中腹诽二十年后的自己。

找到了!爆炸的发生点居然就在这里,门板直接被破坏了,“岳曦”,洛譞顾不得门上还在蚕食着门板的火焰,径直跳了过去。

“是你吗?”屋内,或者说火光后,一个带点哭腔的声音传出,“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火光后,岳曦虚弱的喊道“这儿危险!”火焰肆虐的刹那,她便祈求有个人能来救自己,但这种事向来只会在童话故事里发生吧!浓烟关注进狭小的空间,她只能无力地让他离开。

这一刻,究竟是真是假?

事实摆在眼前,在岳曦虔诚的祈祷下,“八点档剧情之神”,显灵了!

“岳曦”,洛譞循着声音,终于找到了那道身影,仍是一身洁白的运动服,但在火光中显现出岌岌可危的焦黄,脸庞上,隐约可见梨花带雨,但泪光早已在高温中蒸发殆尽。

火来得太突然了!

“快点逃出来啊!”洛譞嘴上这么说着,已向那边跑去。

突然,头顶上的吊灯终于受不住烈焰的侵蚀,直直地坠落下来。(所以说欧式还是中式好,不过中式貌似都是木结构……好吧,当我没说)

“小心”,目睹这一幕的岳曦连忙出声大喊!

洛譞一个闪身,堪堪避过坠落的吊灯,烧红的铁链却好死不死地抽在洛譞的小腿上,灼热的铁链直接在他小腿上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强忍着皮肉翻卷的痛苦,洛譞只能对着那边大喊:“岳曦,快点离开那!”

“你自己跑吧,你已经受伤了,带着我,我们谁也出不去的!”天花板从上空坠落,暴露出一大堆电火花飞舞的电线,岳曦的声音传来,透着几分别样的凄美。

洛譞终于看到了,火光和电光后,被重重烈焰包围的少女,以及,她那正在流血的双腿。火光的炙烤,让血液在洁白的运动衫上开出暗红色的花。(流个血而已,都要流得这么有美感么!)

难怪岳曦一直在那边,本来明明可以逃出去的,可她的腿在爆炸发生的那一刻就已经给她判了死刑。这个时间,所有人都出去上班了,哪怕呼救也没有用!可是,自己不就在这里么,只要再走几步,把两个人的未来捆绑在一起就好了。他是有未来的,二十年后的自己不会骗现在的自己。

“岳曦,把手给我,我们能逃出去的,”洛譞拖着受伤的腿,没问题的,这点小伤,和岳曦此刻所承受的痛苦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火光中,洛譞向着岳曦,伸出右手。

“你……”岳曦泛着泪光的眼中,少年的身影和记忆中的小男孩重合,火焰的光芒,在泪水的渲染下,晕开成柔和的黄光,恰如那天的黄昏。

“不哭哦,这个沙漏送给你吧,我姐姐说,它可以扭转时间哦。你看,只要倒过来,沙子就会流回去了,这样就可以回到你迷路之前的时间了!”男孩童稚的声音至今仍回荡在耳畔。

“傻瓜,谁要回到迷路以前啊,那样子的话,就遇不到你了啊!”

焰色莲花盛开的中央,少年少女的手,渐渐重合到一起。

“小心”,突然,洛譞注意到岳曦身后熊熊燃烧的书架倾倒过来,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但此刻,它们更像火刑架下的干柴,它们会焚毁这火焰丛中,唯一的白色莲花。洛譞只来得及把岳曦护在身下,让自己的背去承受那漫天火雨。

突如其来的窒息感,就要吞噬洛譞仅剩的意识,或许是在最后一刹那,他能感觉到,被自己护在怀中的少女,趴在自己的耳边说了一句话,吐气如兰。……时间,在这一刻静止就好了。

“所以,有未来护体就真的敢这么自信吗?阿huan你是不是一直用飘柔啊!”火场中,林泽云大大咧咧的声音响起,只是不知道洛譞还听不听得见…………

……

……

结白的床单,洁白的病号服,窗外是绿树成荫,空气中还残留着浓浓的桂花香,这样的装修风格……毫无疑问,这是一家医院!

“所以,当时是你救了我,额,救了我们?”洛譞不确定地看着林泽云。

“没错,当时哥那叫个英勇啊,那火,老大了,那爆炸声,老响了,我冲进去的时候,头都不回一下”,林泽云恨不能极尽世间的溢美之词来炫耀自己的功绩,可发现词汇贫乏的大脑只能提供如此苍白的描述。

“可我记得当时我不是应该被书架砸中了吗?”洛譞还是不确定。

“那是幻觉啦,幻,觉,懂吗?你们两个当时都缺氧昏迷了,没我在,火烧过来之前你们就先闷死了!”林泽云继续强调自己的功绩。

“最后一个问题,你是怎么把我们带离火场的?”,洛譞问出了最大的谜团。

“哈哈哈哈,这你就不得不佩服哥的机智了,我可是把你们搬到了电梯里带下来的,顺便一提,我也是坐电梯上去的哦!一口气上九楼,不费劲。”林泽云骄傲地说,自己真的太**机智了。

洛譞本想再问,但听到这里……这货真的没有常识吗?不知道火灾时禁乘电梯吗!自己能活下来,还真的是,呵呵……不过在那之前,还有更重要的是——“你能不能不要一边吃薯片一边和我说话!”

“矮油,和救命恩人客气什么”,林泽云丝毫不为所动,扒了一口薯片,“对了,你怎么会知道岳曦在905?”林泽云百思不得其解。

“是信里写的,‘就让时间来告诉你一切’,岳曦,曦,晨兴之时,是为辰时(7:00~8:59),地支值五。”虽然不知道这样的解释林泽云听不听得懂。说到岳曦,“对了,岳曦呢?她怎么样了啊?”

“安啦安啦,她被你护在身下,你都没事,她怎么可能有事,只是双腿受了点小伤,她就在隔壁,你大可以自己去看看。”林泽云边嚼薯片边说道。

“我这就去”,洛譞立刻翻身下床。咦,奇怪,自己的腿不也受伤了么?这流畅的动作是怎么回事?难道那会儿就是幻觉了?那当时岳曦对自己说的……不行,唯独这个不能是幻觉!洛譞努力平息自己涨红的脸,冲向门边。

“等等,拿上这个,见女孩不能没礼物!”林泽云随手甩出个东西。

洛譞手忙脚乱地接住,“这是?”

“只是个普通的沙漏罢了。”林泽云咽下最后一口薯片。

“那我走了”,洛譞看着沙漏上刻的字迹,还是说了声,“谢了”,颇有分意味深长的谢意。伴随着门关的一声“咔哒”,林泽云立刻抱头抓狂,“啊!连用时间静止,时间回溯,时间置换,‘沙漏’彻底报废了,洛huan,就算你说谢谢我也不会原谅你的”,说着,抬手指天,“除非你请我吃一只烧鸡,啊,不,两只!”

这边厢,洛譞轻轻推开隔壁病房的房门,映入眼帘的,仍是满眼的白。岳曦站在窗边,看着窗外渐沉的夕阳,“洛譞!”少女回头,惊喜道,随即又娇羞地说,“那个,谢谢你救了我。”

“没什么,岳曦,我……”洛譞深吸口气,死就死吧,“我想送你一件礼物”,说着便将手中的沙漏递出去。

“这是?”岳曦看到沙漏先是一惊,继而更是羞红了脸,只见沙漏上,用意大利斜体刻着一句话“Queen,may I be your kinght ?(女王殿下,愿意让我做你的骑士吗?)”

黄昏的光将沙砾晕染成金色,少年的手按在沙漏上方,少女双手托着下方,夕阳给他(她)们镀上一层迷朦的光。

“Sure!”少女的笑容,如诗如画。

AH2xeg.jpg


后记,我知道正常情况下你们会以为我把自己代入的是男一,但是,这里我开了金手指的角色是男二!没想到吧,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