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1日 星期六 雨

早上6点半醒的,然后叫醒了7点的闹钟,再睡到了8点。作息一旦养成,早起真的毫无困难,就是架不住寝室这会的被窝之外的气温。仔细一想我好像可以悄悄的开热空调,反正这会投票肯定是全票通过。嗯,三人弃权,这很民主。

然后,六花的群解散了。差不多就是这么回事,kevin上周提醒过我周六前不要玩,我以为是上个周六。所以总攻原来是在今天。炒饭把所有不满都倾泻出来了,逐字逐句,最讽刺的是,句句都是无法反驳的实话。

然后是wzj邀请我进了所谓的幸存者群,转而是kevin他们创的新服传说之下群。我刚进去就被xiao_guo_T给踢了出来。

我扪心自问没做过任何对不起他们的事情,从头到尾都是被他们动用所谓的服务器权限(或是在六花时盗来的,或是在传说之下里拥有的)刻意针对、污蔑、谩骂、迫害。

我无意装成受害者的样子,也没有必要,就像炒饭说的都是实话一样,我说的也是。

于是我也不在意和kevin做的保密约定了,因为已经没有必要了。

再接着就是kevin帮我澄清,虽然他的说法是洗白。我不禁哑然失笑,我竟然已经沦落到要洗白的地步了,不知道我之前犯过什么错。大概是对他们的起义壮举表达过反抗之心吧。那我确实黑的不能再黑了。

然后我“被原谅”了,有资格进他们的服务器群了。真好,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他们。

本想就此放弃MC了,“只是个游戏而已”这种话我是说不出来,但是“没什么好留恋的”这种程度我已经攒够动机了。依然是因为Kevin,他的立场是最尴尬的,夹在中间,两边都不好做人。

所以我在细雨中绕着操场跑了两圈,回来冲了个澡,下了碗方便面,还不忘加个蛋和火腿肠,惬意。心情好些了,那就去玩玩吧,至少别让kevin为难。

下午看了下传说之下的新服,mod确实更好玩了,而且材质包和光影都很细心的找了低配又美观的类型,加的各种装饰mod令我爱不释手。

然后kevin邀请我去他家看看,那真的是很漂亮的宅子,而且地下室的AE结构有很多我教给他的摆放技巧体现。sumi看我一无所有,又是送食物又是送魔力,真好,能感受到满满的温暖。

但是我的家没有了。

依然是下午,Biugufeng来问我为啥六花解散了。我思前想后,觉得也没有啥必要替任何一方说话,权且把我当时打的字都贴过来。

shencai自打新周目以后基本没再做事,而且插件一直是炒饭等人在运行维护搭建,shencai就忙着收赞助,一到做事的时候就不停推脱,上线了也是欺负玩家找乐子。炒饭他们一开始还忍让着,但是shencai一而再再而三的糟蹋服务器,他们也忍不了了。我一开始一直以为是shencai一个人出钱运营服务器的,所以在一次矛盾爆发的时候帮shencai说了一句话,觉得他端点服主架子就随他去。直到kevin告诉我,服务器是至少56个人集资租的,而之后的所有赞助都被不干事的shencai独吞了。之前服务器后台被劫持的事情其实是炒饭等人干的,不过可以确定炒饭也是被怂恿的。而我在那一次被“起义军”们打上了shencai派的烙印,被一直针对到现在,先是用我的ID命名NPC屠杀玩家,再是最先清空我的背包,然后装作不知情的人反复回档,哪怕是这个新服也是,不知道内幕的wzj先邀请我进去,反手就被“起义军”踢出来,被踢前那几秒钟里就蹦出来的几句难听的话我也不想多说。虽然最后kevin帮我解释清楚了,我也能进去这个新服了。但你设身处地的想想,新服的管理员们抱着把六花彻底弄垮的心思组建了新服,然后收留了六花的不明真相的难民。而我先是一直被针对,然后被踢出群羞辱,倒头来他们抢走了我在六花建立的一切以后再鼓励我心平气和的和他们从头再来,我只能说我做不到。我能做到的只有不恨他们,但我做不到原谅他们。

本来昨天计划着做AE+IC自动化结构体搭建教程的,今天虽然我的家已经没有了,但是还是想着在创造模式下做一下直播,可能也是最后一次了。

还是有朋友来捧场的,所以我很开心,但是搭建到最后已经没有任何观众了。我在空无一人的直播间里讲解着每一个细节,从七点到九点。我想我已经不欠他们什么了。

睡前把传说之下的客户端当做了单机整合包,开了个单人存档,我现在已经无心去玩服务器了,但至少还算是在同一个地方。

题外话

玩单人整合包的第一天,你应该感到高兴,Akilar。再也没人能夺走我们的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