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7日 星期二 晴

而且很热

早上例行醒来“晨跑”。设计的一连串自动任务外加昨晚规划的路线,把我需要做的操作降到最低。

所以我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下完成了所需操作。

然后再被吉皮和楠皮放肆的声音吵醒。你们看我右下角那条怒气条,攒满了我会放大招的我跟你们讲。起床气在自我脑补的血腥画面下消耗完之前我还是不下床了。那样很可能又会发生不愉快的事情。默默再向甬哥道歉。

早饭方便面,在征得允许后,我泡了一包老坛酸菜。这大概是我觉得今天特别热的原因之一。之后我觉得还可以买几个肉包。

“啊?你吃完面还要吃包?”吉吉惊讶。

“先吃面后吃包,早饭吃面包不是很正常吗?”我不解。

这样吃会不会吃坏肚子?不会,因为“包治百病”!呵呵,好久没玩的梗,龙哥,老潘和昊昊肯定看得懂。

早课在东哥宁静祥和的声音中认真的看着书,虽然我是在找课本中一切可以找到的网址,因为我需要下载它的配套教辅。倏然间想起来这本书随书附赠的光盘被我扔在寝室的某个角落里了。

午饭,我在下课后第一时间小跑去往听松,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安心在靠窗位置就着阳光享用午餐。
现在我要发泄一波负面情绪。

我在前面只有三个人,而我后面没有人的情况下,被一个女生插队,而仅仅是为了少排一个单位的时间。恰好这一个单位的时间要由我来支付。这是我在这个大学里,第一次被人插队,所以这个女生是这所大学里第一个被我敲上低素质标签的人。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她点餐特别磨蹭,因此皱眉的表情也就不足为奇了。

这件事情又让我回忆起宁中,我对宁中一半的厌恶来自于它畸形的价值观,章思平以及董浩峰。另一半全部都要归咎于遍地开花的食堂插队。

诚然,宁中里有英语课上的超好的群姐,有慈祥的童掌柜,有说话细声细气的阿姣,有刀子嘴豆腐心的哎呀,还有我们最帅的峡哥。但是,厌恶和喜爱不对立。一码归一码。

发泄完毕。现在继续做个乐观积极的我。

教学楼天井里的紫荆树,应该是这个名字,只是我搜紫荆花,图片和照片上完全不一样。所以我不敢武断地叫那些漂亮的花为紫荆花。
ATr6IK.jpg花树上有很多蜜蜂,个个都有大拇指第一指节那么大,我刚刚生完闷气,估计体温偏高,我可不想因为汗味而招来这些东西的恶意。所以我走到树下去拍了几张,顺便pia飞了几只敢朝我飞来的小家伙。因为沾了人类的气味,这几只小东西就算返回蜂巢多半也过不了“门禁”,哼,我可还在气头上。算你们倒霉。

好的,现在是真的发泄完了。
ATrya6.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