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日 星期三 晴

今天是元旦,不得不感叹时光飞快。而且今年很特殊,往年都是元旦假期结束了才回来考试,然后放寒假。但是今年的寒假比往年长上了许多,在新年到来之前,大部分学院已经完成了所有考试工作,简而言之,这会的学校没剩下多少人了,显得有些冷清。

楠皮带女朋友去横店影视城玩了,寝室里三头懒猪,在2020年的第一天相继赖床到了10点。

而我在整顿完毕后决定果然还是该去韩金阁刷一趟啊。虽说少了兄弟,嗯,也少了吉皮楠皮波皮赵皮。这里就要说说了,吉皮昨天居然背着我偷偷和波皮去吃烧烤,还作死的去了后街那家当初咱们一致差评的烧烤店,太没有主见了。

轻车熟路的去韩金阁,不熟练不行啊,就在公寓西大门口,每天上上班都要经过的。然后刚上去准备付款扫码的时候,老板娘一脸歉意的说上次那个不懂事的服务员大妈已经被她开除了。我脸上没啥表示,内心是暗暗窃喜的,坦白说那种对客人态度奇差的服务员,真的没必要去同情。我要是老板,我手底下的人把我的熟客得罪了,那简直就是断我财路啊。

怀着这样稍微幸灾乐祸的心情,我吃的那是相当的舒爽,五花肉的味道也比以往醇厚了。不过到底是一个人来吃,而且之前三个月都在节食,胃或多或少有点缩回去了,以前我可是能吃10盘五花肉的,这次五盘就捂着肚子吃不消了,太菜了。

去拿快递,之前买的那个0.6一包,40包一箱的抽纸,我早该想到便宜没好货,一个个抽纸包都是迷你版的。嘛,倒也不是很讨厌,倒不如说这样的袖珍装正合我意,不占地方。

下午就很凄凉了,之前欠下的四篇党员思想报告得补上,每篇1200字,让我打电子稿我倒是不怎么难受,但是要手抄就真的很讨厌了。整整一个下午都要写这个。

UT传说之下在主城放了个sumi皮肤的NPC,又是会攻击玩家的,而且一打就爆甲,呵呵,像是他们干的出来的事情,毕竟就是干这个起家的。我这次实在气不过,干脆就心里怎么想,群里怎么说了。结果分分钟就被Kevin撤回。我开始思考,事到如今一边说着同情我的遭遇,一边帮着“起义军”掩饰不光彩的过去,还试图通过正当化当初肆意破坏六花的行为来给自己洗白,把恐怖袭击说成是谋权起义。这样的三观恐怕已经不是我能帮着矫正的了。这样的朋友恐怕已经不能划入知己圈了。

SanXu来找我,说想曝光UT当初破坏六花的内幕,我姑且算是梳理了双方的对错,结论是任何一方我都不想原谅,但也不想帮着洗白。太多情感上的牵扯了,所以我干脆退出。

庆幸我带出来的学生们(姑且容我端下师傅架子,再怎么说也是我手把手教的AE啊)还记得我,在得知真相之后愿意为我打抱不平。

有个人倾诉的感觉确实好受许多。之前哪怕是和Kevin说这些,他也是夹在中间的那个,无间道的滋味不好受。所以我只能写在日记里。

Acidg之后邀请我约定去他们新建的服务器玩玩。真的很感动。

之前Kevin也提过,他想专门搭建一个叫Akilarの糖果屋的服务器,就几个朋友一起玩耍,依然被我婉拒了。其实他没有犯任何错,却要为了炒饭零音晨曲果酱几人的所作所为不停来向我道歉,本身就让我足够内疚了。

题外话

结果最后,思想报告写到了晚上10点。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