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5日 星期四 清明时节雨纷纷

今天早上其实真的很想早起拼模型的。但是就是起不来。

8:06,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楠皮表示,“怎么没电了”,其实按照我的日记记载,上次充电费是3月8号的事情了,按照吉皮每晚开着电脑训练他那个人工智障的耗电量,可以说这次是坚持到相当久了。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我寝未曾动用最耗电的电器——费电星。但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费电星的开启是必然的,因为哪怕我们已经报修了六次,学校后勤宁愿昧着良心虚假维修也不愿意来看看我们的电风扇。虽然也有可能是维修工人在我们上课时来了,却因为看到我们寝室铺设的地毯不敢走进来。

早饭。不存在的。虽然吉吉在我的制裁下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且还选择去帮我买早饭。我姑且原谅他了。但是,接近十点才出门,买得到早饭才奇怪吧。于是,他拿着自己的快递回来了。我真的是信了他的邪。

拼模型的过程不做赘述,你们只需要知道那个过程痛并快乐着。大拇指和食指被笔刀挨个点名。十指连心啊。疼。但是要微笑。全部包上创可贴也要拼下去。

下午2:42,在楠皮和吉买回来的炒饭香味中回过神来的我不情愿的从模型的魔障中挣脱出来。是时候点个外卖了。脆皮全鸡。

然而因为桌子被板件占满了,所以只能坐在地上,emmm,席子上吃。啊呀,这时候有人拍照的话,我的样子绝对像个护食的小脑斧。有意见?谁还不是个宝宝了。何况还是饿坏了的时候。

本想着带孩子们去吃烧烤庆祝他们弟弟的生日。不过想想雨那么大还是算了。绝对不是囊中羞涩什么的。顺带一提,他们的弟弟不是指别人,就是我手底下的模型。

于是晚饭在吉皮第六次破戒和尚未发表的第七次宣誓的欢乐氛围下展开。麻辣烫走起。

昨天还在好奇,我买了模型老妈居然没打电话过来叨叨叨,结果今天老爹发来战报,我才知道老爹也买了个大玩具——钓箱。好家伙,我都只舍得买国产模型,他直接买了个日本进口的钓箱。嘛,也好,这样被叨叨叨的肯定就是他了。

突然回忆起前两天的一件趣事。

X:“教室在哪间?”
L:“你等我看一下”

于是掏出手机,却不是打开课程表,而是打开指南针
L:“寻龙分金看缠山,一重险是一重关……”
C:“皮死你了。”

楠皮之后说了啥记不清,但就我长期观察得出的结论就是,吉皮肯定只会说“皮死你了”四个字,这和沙师弟的个性可以说有异曲同工之妙。

题外话

清明节不回去也回不去。嘛,只能愿诸位祖宗恕孩儿不孝啦。
其实呢,回去了也没啥事可干。
昨天下去洗衣服时实在太可怕了,一帮人守在洗衣机旁边打王者荣耀边等。
男人的友谊真的是很奇妙的东西。
所以他们开黑时没空去管的空洗衣机我就不客气的征用了。
`

附几张很调皮的模型照片。
AT53qO.jpg
AT5GZD.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