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3日 星期二 阴转多云

冬天已经到了,昨晚没来得及拿出厚点的那床棉被,先拿浴袍压着。盼一个大好晴天,被子还是晒过好,毕竟放了一年了。

今早第一个起床洗漱出门,终于能吃到包子了。久违了。长了心眼,骑车到上面车库,还把包子藏包里,然后若无其事的跑去五楼机房,在五楼透过窗户看着下面负责检查早饭的家伙,小样,我就吃了,来抓我啊,略略略。

事实证明得意忘形容易乐极生悲。电脑突然烧了。细节是这样的,我像往常一样,先把电脑电源,支架,鼠标啥的都接好,然后开机,结果进了一个从来没见过的DOS界面,黑的发慌。于是强制重启,按F12进boot界面,手动进Win10系统,正常开机。觉得可以了。所以正常重启,这次可以进Ubuntu系统了。我想起来之前几天有觉得Ubuntu系统和Win10系统时间不同步有点困扰,于是查了下,这时候电脑就突然熄屏了。这之前我看过,电池还剩98%,而且现在还接着电,灯也亮着,长按电源键关机重启,依然能进,之前那个奇怪的界面仿佛惊鸿一瞥,然而这时候电脑就又一次熄屏了,电源指示灯也灭了。彻底没辙了,电脑不像手机啊,手机就是变成砖,只要有楠皮在,我总归能找到个依赖,可是电脑变砖,其实我也能猜到了,多半是主板坏了。坏的莫名其妙。要说是昨晚装ssd时坏的,那我昨晚上装Ubuntu系统的事可不是梦境。可是要说是早上坏的,我也不至于还能先打开那三次。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烧了。

一早上心不在焉,实验也没做。反复把实验指导书和前面的PPT都看了一遍。心还是静不下来。我祈求着哪怕万分之一的几率,只是电源适配出问题了,毕竟电源适配器只要50,主板谈笑间上千。

之后马哥的课,肯定是比王华上的好的,可是我现在光顾着伤心了。只觉得一切还没到最后,楠皮也安慰说说不定放一会就好了,吉皮说他以前也有过一次相似的经历。AC你别紧张啦,肯定可以排除是ssd的问题的。

中午实在没心情吃饭,直接趴在桌上睡到上课前,反正下午也是这个教室,上次这样趴在教室桌上睡午觉已经是高中时代的事情了。

下午算法课,哈夫曼树和单源最短路径算法我还是记得的,总算不至于完全听天书。可是班主任说这个也是一种贪心算法的变种,我开始重新认识这两个算法了。幸好贪心算法理解起来反而更容易。也是,如果用贪心算法可以得到差强人意的相似解,何苦花费数倍的精力去找一个不确定到底存不存在的最优解呢。感觉这句话可以作为我以后偷懒的绝佳借口。

下午先去吃饭,然后去学校电脑维修店咨询了一下,老板也说是主板问题,看来真的是没希望了。也罢,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很憋屈,双十一没买东西,之后却莫名其妙的大出血。有点想哭。

楠皮吉皮健身房,赵皮总在量子态,这个点以后可以固定为我唱歌的时间了。减肥什么的感个冒喝喝热水就好了。

AC的牛奶总算到了。我想去帮忙拿的,楠皮他们居然把配送员的那辆电动三轮开过来了,学不来学不来。之前有个小插曲,门外两个小哥没带门禁卡,我也没带,然后我打开手机的nfc模拟,当着他们的面把门刷开了,之后听到他们说什么“手机也能刷开”之类的惊叹沾沾自喜。原生包真好啊,MIUI闭关锁国的太严重了。不过说起来EMUI更狠。

和老爸说了下电脑坏了的事。真没出息。难得联系家里却是一些忧心事。

最近的维修网点车程1小时,有公交直达,明天早上没课,去修好再说吧。可能的话,希望可以延保。以后不会再买小米了。

听楠皮说摩尔定律已经失效了,意味着硬件升级遇到了瓶颈,但再怎么说五年左右的技术更新周期还是稳定的。

晚上9点45收到短信要我6点半前去取快递,啼笑皆非。结果去了以后发现已经关门了。连快递店都消遣我,十一月对我真的不是很友好。

被快递耍了回来途中遇到了同病相怜的鲍同学,出于好意劝他了一把。怎么说呢,他还是那样,和我说话的时候显得好拘谨,我看着有那么不近人情吗?

题外话

塞翁失马,焉知祸福。许愿锦鲤。